关灯
护眼
字体:

52.1.0.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看到这段话不明白请看文案, (*^__^*) 嘻嘻  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第五皇子是也,出生时同泰寺的九级浮图塔佛光缭绕,普贤菩萨金身灿灿发光。

    有高僧跪拜,对彼时还是诸侯王的皇帝道:“普贤菩萨具足无量行愿,小公子恐是菩萨济世之使者, 济民于水火, 于国祚大幸也!”

    皇帝大喜, 并为此子取名“陈叔应”, 小字“子烈”,只盼此子仁德智勇, 守住大陈国天下。

    豫章王也不辱期盼, 越长大越发气宇轩昂,风度冠绝皇室诸嗣,文韬武略,读书打仗都是一把好手!才十六七岁就建了军功,此外, 又有门阀王、谢两族名士拥戴,诸皇子望之莫能及。

    若说有缺点,只豫章王性格自信孤高,寻常女子并不能入眼,让无数怀春少女望绿了眼儿也不能得, 婚事颇让人头疼!

    幸而大门阀兰陵萧氏进献其嫡长女——萧林韵之画像, 帝后看了大为满意, 婚事自此定下。

    萧林韵兰心蕙质,不可多得的佳人也!多少贵族子弟、皇室贵胄辗转反侧,想求娶也不能得。

    兰陵萧氏是百年大族,前朝皇帝萧衍也出自兰陵萧氏,这次大婚可谓是郎才女貌,百姓也称道常言道的“天赐良缘”,也不过如此了!

    京师闺秀扼腕挥泪,皇族子弟羡慕嫉妒也无可奈何。

    豫章王大婚当日,帝后盛装,百官同庆,满城尽披红妆,更有百姓夹道,礼乐声、喝彩声隔着数里也震耳欲聋。婚礼盛况空前盛大,直逼太子娶妃。

    若说只是一场盛大的婚礼,也不至于生出后面的血雨腥风。

    拜了堂、洞了房,就在成婚后的第二日——

    宫娥、嬷嬷前去伺候王爷王妃晨起,哪知进门便见豫章王怒发冲冠,榻上滚下来个穿着新娘服、胡子拉碴的男人!那男子干瘪瘦黑、满面油光,张口就是北方鲜卑口音——竟是个鲜卑奴隶!

    永安宫立时骚动大乱——

    “王爷跟男人洞了房!”

    “那新娘子撇下王爷,跟野汉子跑了!”

    朝夕之间,整个京师人尽皆知:

    豫章王与个鲜卑男奴一夜春宵、颠鸾-倒凤!

    更劲爆的是,有在萧家伺候的老嬷嬷说:她家大小姐早心有所属,四年前就和羯贼男人暗度陈仓、生了女儿,今岁又珠胎暗结了,婚前那夜羯贼汉子领着女儿找上门来,萧家小姐心一狠弃了豫章王,和羯贼私了奔!(注:羯jie,二声,音同“节”。羯族,五胡乱华时侵入中原的五个少数民族之一)

    举国哗然,荒唐笑谈。

    从生出来就光华荣耀的豫章王,蒙上了此生最大的污点——一顶亮闪闪的大绿帽。

    萧家长辈萧参自知罪无可恕,至皇宫太极殿负荆请罪,却也难消皇帝心头之怒,当日下令,将兰陵萧氏的萧参一支,满门抄斩于朱雀门外。

    说起羯族,那可是汉人不共戴天的血仇之敌!

    两百年前那还是晋朝的时候,羯族北入中原,他们一袋干粮也不带,便以汉人为食物,尤其是汉人少女,更被羯族残忍戏称为“双脚羊”,晚上奸-淫,白日宰杀为食。那会子羯族便食杀了上百万汉人,导致北方汉人十室九空,险些灭族。幸而汉人奋起反抗,终于将羯族剿灭大半,得以保全血脉。

    然而胡羯就是胡羯,他们的凶残刻在骨子里、渗在血液中,哪怕族人不多,一样毁天灭地!

    那是三十年前,羯族余党侯景被北方鲜卑朝廷追杀,无奈只得南下投靠彼时的梁国皇帝。

    梁皇毕生信佛,曾四次舍身同泰当和尚,宅心仁厚,便好心接纳了羯人侯景。哪知道,数年后侯景叛变,带着军队大杀江南,军队缺粮,他们便烧杀抢掠,杀人如麻,无论平民还是门阀大族,具杀之!下至呱呱坠地的婴儿,上至八十老妪,遍野死尸不见青草,尸积阻塞河道不能流水!

    江南的汉人,死了一半有余。

    幸而侯景被杀,陈国乱世而立,江南百姓才得以安宁延续。

    是以,萧家小姐竟跟个羯贼男人珠胎暗结,简直人神共愤、罪无可恕!

    抄斩了萧家之后,皇帝又准许豫章王领禁军统领率五千铁骑,亲自追杀羯汉与萧家小姐母女!

    禁军一路追到三桥篱门外斗场村的市集,这处是建康四大集市之一的南市,人员极为复杂。

    那羯汉已被禁军捅刺成血尸,现在只剩萧家小姐母女还躲藏在市集中没有找见。

    “有没有看到个一对漂亮母女,小姑娘皮肤奇白、满头深棕色头发?!”

    禁军首领抓了个卖茶叶的贩子喝问。

    茶贩见羯人血淋淋的死尸,登时吓得瘫软,惹来禁军首领一阵唾弃——

    “没用的蠢东西,一个羯人就将你吓丢了魂儿!”

    他又喝:“陛下有令,今天若提不到那萧林韵母女的人头,就要咱们提头去见豫章王殿下。给我挨地儿搜!”

    差兵们一迭声应“诺”,操着长刀挨街搜查,沿途的摊位、茶柜、茶桌凡能避人的挨个捅刺,若人躲在其中,立时就能捅出个血窟窿来!

    三丈外,一摞泔水桶搭成了一座阴暗小山,阴暗恶臭中的萧家小姐母女,如躲在阴沟瑟瑟发抖的一双老鼠,濒临死亡的恐惧将她们紧紧缠住。

    小姑娘很标致,一头深棕色长发,皮肤白皙如嫩蒜,她怕极了,头上小红绳随着身子不断战栗。“娘,娘……”

    “嘘……”萧家小姐食指压唇。

    差兵的尖刀和脚步声已近在耳畔,眼看就要搜到她们这儿,再躲藏此处就是找死了。美貌的萧家小姐素手抹去了女儿的眼泪:“我的樱落,娘只望你永远藏在这般阴暗里,万全了这一生!”

    她检查了小姑娘脖子上挂的玉佩,又仔细放好,郑重道:“别让人知道你的姓氏,千万记住……凡哥和玉姐姐若能泉下有知,会保佑你的,娘往后不能照顾你了。”她哽咽,又稍显安慰,“不怕,娘已经为你找了个菩萨哥哥保护你,别怕,啊?”

    小女孩儿怎能不怕,她的爹爹就躺在不远处的血泊里,她拼命摇着小脑袋抓住萧家小姐的手,萧家小姐安慰她:“听话,那个哥哥很好,他会照顾你的。”

    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