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3.1.0.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看到这段话不明白请看文案,(*^__^*) 嘻嘻  第二日清早,果然有个叫“花束嬷嬷”的中年嬷嬷, 拿了本规矩册子, 来教姑娘们“王宫规矩”, 以及一个乐姬、一个舞姬教她们琴曲、舞技。

    姑娘们才晓得, 原来他们的大人物主人是个王爷!

    但凡想起自己是帝胄王侯的家妓, 姑娘们便满怀春心,学规矩、学曲舞都格外用心, 只觉出头之日指日可待!

    不过, 这用心的人中自不包括樱落。

    她总是整日整日地懒懒坐在院子门口, 捧着脸, 望院子外出神。

    这时候石雀儿总要快意地嘲笑她一翻——

    “伺候过王殿下一回就被忘记了, 真怪可怜见的。”

    “死心吧, 王殿下早把你忘了, 你还是看清楚自己身份, 别痴心妄想了。”

    便在这样张望和奚落中,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转眼已经过了一月, 石雀儿她们已经学会了一些粗浅的琴艺,姑娘们颇有欣欣向荣之势, 而樱落则越来越冰冷、沉默、死气沉沉。

    樱落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人牙子手里的模样——骂不吭声、打不喊痛, 总是坐在那儿发呆, 如一具行尸走肉, 连石雀儿的嘲笑也不能激起她一点反应。

    石雀儿也渐渐奚落得无趣了,拉着别的姑娘将樱落当透明人。

    确然,陈叔应自一个月前回王宫后,便繁忙于各种政事当中,他兼任着镇前将军、江州刺史,完完全全将吴郡带回来的名叫“樱落”的“小人物”,忘干净了。

    这天夜晚,陈叔应终于忙完了江州羯人党羽叛乱之事,在园中对月小酌。

    连着几月奔波,难得享一时安闲,不想听见这么一阵砰砰咚咚石子落水的声音!

    他第一反应便是刺客!

    毕竟四处平乱,想要他命的人也是不少。

    陈叔应疾步如风,落在柳树后一看,却怔了怔,从吴郡出发开始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这才是他第二次正眼看这少女——少女在月下独坐,显得落寞而心事重重。

    他们之间不过隔着半丈的距离。

    只樱落背对着陈叔应,并不知道陈叔应此时就在树后。

    她丢完了石子儿,便折了根柳枝抚弄着池水中的月影,冷冷嘲笑了声,声音低低的含着丝阴戾:“……大骗子,已经一个多月,你却还不来看我一眼。”

    她断断续续说着,口吻是那么阴沉,以至于斑驳树影下,陈叔应暗暗讶然。上回在顾家的对话,少女活泼、轻-佻,全然不是这般,像个阴测测的孤魂。

    “呵,你若让我做家妓,你倒是让我来伺候你呀。骗子……”

    樱落独坐岸边,低声呢喃着,月色将她影子投在池中,亦是一个,孤孤单单,不能成双。

    若明若暗的树影中,陈叔应脸色沉凝,俯视着那抱膝而坐的小小人儿,陷入沉思……

    陈叔应伫立片刻,自问内心,明显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过多地同情抑或其他情绪,也并没有想要安抚这个麻烦的心情,便淡然、悄然地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寝宫建秀宫。

    苍月映着建秀宫青瓦片片,如青色鱼鳞,雕梁画栋亦在夜色中落上几分寂寥。陈叔应翻看着皇帝派人送来的文书,看了几回却总出神,不能认真。

    一旁的赵公公见青年王侯总是凝眉,小声询问:“殿下,可是灯火太暗,不若奴才再为您添添灯?”

    陈叔应长指执着卷章,几不可闻出了一息。“也好。”

    他按了按眼窝,按捺住躁动。

    灯焰摇曳,殿中更明亮起来。

    明明卷上的文字清晰可见,可陈叔应却还是看不进去,他鲜少有看不进去书的时候。记得幼时在王宫里,诸多皇嗣中只有他最爱读书,不管心情多糟,只要捧着书就能神思清明、安定神闲。

    陈叔应抬眼看那绷着乳白宫纱的,双凤比翼紫铜灯架,灯火被白纱掠过,落在地上仿若方才在池畔所见的清透月色。

    他经不住想起月下孤清独坐的少女背影……

    “殿下可是在忧愁水涝之灾?”赵公公问。

    陈叔应回神,略有些不自然,将书卷翻了一页以掩饰自己的不正常:“正是……”

    “殿下已经开了王宫的粮仓,亲自救济灾民,此次水涝并不算太大,应该不成问题了,就只盼着天公别在落大雨。”赵公公是跟着陈叔应从京师来豫章郡王宫的老人,“殿下刚平了江州的羯人谋乱,又事必躬亲的救济灾民,还是要多多保重自己身体啊。”

    陈叔应清了清嗓。“本王自有分寸。”他说罢,干脆放下书,令赵公公下去了,而传了办事的亲随南图来。

    南图习惯坐在宫殿青瓦上,俯瞰王宫,听闻瓦下主子召唤,急忙入殿。

    “这些日子秀荷院动静如何?”

    “禀告主子,倒是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只是嬷嬷三番几次反应,说是那姑娘很是懒散,什么都不学,整日坐在院门口发呆,怎么训斥怎么打都不改,嬷嬷请求了几次将她逐出王宫去。这不,昨日还在说呢……”

    “打她?”陈叔应腾地自书案后站起,负手走了几步,想起樱落独坐岸边的影,回头训斥,“谁准许打她的,好大的胆子!”

    南图一慌,忙跪下。他本就讨厌胡羯,何况那小姑娘脾气也讨人厌,所以一开始知道便痛快地没有上报。

    “殿下,咱们为了不惹眼,才将她放在这么多姑娘当中,若是格外优待岂不是白费了心思。嬷嬷也只是略施惩戒,不至于打出什么重伤来。”南图想了想,又道,“再说……羯人生性凶残卑劣,若不严厉些管教,只怕终一日危害王宫、危害殿下。当年梁皇也不曾想到一个小小的侯景有这般能耐,可见羯人的凶残狡猾是刻在骨子里的。”

    陈叔应心中烦乱,来回徘徊几步,想起在顾家那少女穿着他衣裳,横陈在面前的模样,确实不成体统——

    “懒散,不学,唉……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