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022:我已经准备好做一个渣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过去的资料。”纪临嘉问系统要资料, 他连车乐有什么不堪的过去都不知道, 怎么揭开啊?

    静悄悄。

    纪临嘉有些急, 不知道系统是给还是不给,真被它的慢性子给磨着了:“给不给你倒是说啊, 我知道你应该是给我的,那快点发啊。”

    他走到了两人面前, 车乐望着纪临嘉白净的脸, 吃惊道:“你……”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晒黑的手,不明白怎么几天不见纪临嘉就愈加貌美了,不止是肤色白了几层, 皮肤更是又光又嫩, 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成熟动人的魅力。

    “临嘉, 你别生气, 我才不信他的挑拨!”单奕辰立刻远离车乐靠近纪临嘉, 以证清白。

    “他说我不爱你呢。”纪临嘉神色上看去半点都没有生气,还笑着将头边垂下的树枝折了一节, 拿在手里随意的转着。

    “爱爱爱!我知道你爱,临嘉最爱我了!”单奕辰讨好的笑着,去拉纪临嘉的手, 纪临嘉轻轻的将的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大热天的,拉什么手。我爱你的钱财权势地位?”

    他瞅着单奕辰问, 手下折着树枝未端多余的叶子, 让自己拿在手里舒服一点。

    呜, 老婆生气了, 怎么办?

    这样的纪临嘉让单奕辰更害怕,狗腿的道:“怎么会呢?临嘉你最好了,我的钱都是你的,你比我钱多;基地里人人都爱你,你比我地位高;你今天救治病人都没有收钱,哪里是势利小人了?你分明是这个世上最伟大最无私的人!”

    纪临嘉被哄的还是有些开心的,不过他脸上不能表现出来,冷着脸哼道:“我才不是伟大无私呢,早上一是来不及要钱,二是人死了我救不了也少赚一份,我就是个心胸狭窄的势力小人,所以早上那些人的钱,你一个一个人的给我把人找到,把钱给我要回来!我倒要让车乐看看,我到底是有钱还是没有钱!”

    免费给人治病,能得到大家的感激,事情一旦开了这个头,后边收费的人就会不满。这次不收费,下次再遇到这种大型的中毒事件他还要不要收?这种免费治疗的事多了以后,大家都会习惯了,习惯了的事情感激反而淡了,一旦你再没有恩惠的时候他们就会报怨。这就是升米恩斗米仇的道理。

    实在拿不出钱的人可以先欠着,欠个几年找件小事让他们一做给他们免了,他们感激只会更深。

    要统一人类,名誉、声望、地位、权势、钱财、运道,缺一不可。

    所以从一开始就要做一个“恶人”,让大家习惯他的方式,而不是他被大众带着脚步走,免费给他们做服务。

    单奕辰脸都苦了,人都走了再去找人要钱……

    事后要钱这不是得罪人的事儿嘛,本来大家还感谢你,现在肯定有人心里不舒服有人有怨言了。

    不过单奕辰也不愿意让纪临嘉白白忙碌一上午没个收获,感激是一回事,钱是另一回事,难道医生治好你的病你除了感谢之外连钱都不用付的吗!

    有怨言的人,才更应该问对方要钱了!

    好的名声他们不要了,又不能吃不能喝!

    临嘉的做法没错,他们不缺钱是他们的事,不能因为他们不缺钱就不问人要了,规矩不能变。

    单奕辰先前没概念,只是心向着纪临嘉才这样想,想到这里突然明白过来,崇拜的看着纪临嘉。

    对啊,规矩不能变,这不是钱的问题!

    “好好好,临嘉你说的对,一会儿我就让人一起帮你要钱去,没有的人先欠着,有了慢慢还!不,直接广播里一喊,让他们自己来交,不交的我再去要!”

    车乐目瞪口呆的望着单奕辰,几天不见,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知道他喜欢纪临嘉,也没见过他这样放下身段啊,这……这太狗腿了!

    纪临嘉对于单奕辰的态度可没什么表示,反握着树枝的枝条用硬的那一端戳了戳车乐的胸:“说我坏话,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啊,忘了八年前你爬别人床的事了?做小三,破坏别人的婚姻,害死别□□子,凌虐别人孩子,你很光荣吗?啊,光荣吗?”

    纪临嘉后边的语气加大,拿树枝用力的戳着车乐的肩膀,车乐惨白着一张脸后退了两步,瞪大眼一幅见鬼的样子,失声惊叫:“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说什么?装糊涂?”纪临嘉嘲讽的望着车乐,收回了手里的树枝,走近两步凑近车乐,“房永晴记不记得?向中天记不记得?光看外表可真是没有人能想到你车乐能恶心到那种程度,睡了人家老子再睡人家儿子,你都不怕死了后房永晴在地下活蒸了你!?还要我提醒你之前的事吗?”

    “啊——”车乐突然抱着头大声尖叫,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不是我,不怪我!我那时候小根本就没办法活下去是个世道逼的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我是被逼的!”

    “说的好,不是你!”纪临嘉咬牙一字字说,一扬手拿手里的树枝狠狠的抽在车乐身上,愤怒的大声骂道:“世道逼你爬别人的床了?活下去就只有破坏别人婚姻一条路了?就算如此难道世道逼着你去害人家的妻子了?世道逼你虐待强|奸别人家的孩子了?我看你是本性如此!”

    纪临嘉手下没停,一下下的抽着车乐:“现在世道好了你怎么不说?!你怎么还是见着一个好的男人就向上凑?钱财地位我唾手可得我稀罕啊!

    你说你爱奕辰?爱你|妈个屁!你爱的才是他的钱财权势!你不知道奕辰是我男朋友啊?明明知道奕辰有男朋友还打着爱的名义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你怎么就这么贱呢?!奕辰难道没告诉过你让你不要再来找他了吗?”

    纪临嘉折的枝条特别柔韧,抽在人的身上极疼,车乐躲了几下没躲开,哭着对着单奕辰道:“奕辰哥,我当时年龄小我真的是被逼的,我这些年也常常做噩梦,我是真的爱你你要相信我!”

    车乐哭的可怜,看了就让人心疼,单奕辰不为心动,摇着头说:“我不信你,临嘉说你本质不好你就是本质不好。”

    “你怎么能这样事非不分,呜……”车乐呜呜的哭着,见单奕辰半点不为所动,实在被抽的疼了,伸手就要反击,单奕辰眼疾手快,一脚就将他踢开,对着没站稳摔倒在地上的车乐道:“我从来没有暗示过你什么更没有默认过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攻击临嘉?”

    “你让开,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他不滚我打的他滚!以后见一次打一次!”纪临嘉伸手推开单奕辰,上前两步拿着树枝又抽了下去。

    车乐看出来单奕辰手下不留情,知道他拿纪临嘉没办法了,又见着远处有人围观特别没面子,被抽的疼了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纪临嘉也没追,对着跑掉的人影长出了一口气,随手一扔手里的树枝,呼出心里的一口浊气,感叹道:“终于忍不住打人了,好爽!”他边说边露出了笑容。

    单奕辰上前搂住纪临嘉的脸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哈哈笑着:“爱死你这个样子了!”

    他拿起纪临嘉的手,看到上边被树枝染上的一些绿色以及握的有些发红的痕迹,心疼的道:“哪用着着你动手,以后想打人告诉我,我帮你打!”

    “好。”纪临嘉一口答应下来,并在单奕辰脸上亲了一口。

    两人浓情蜜意,纪临嘉也不计较刚刚在休息室里的事了。

    这时有个中年人提了密封的盒子过来,给单奕辰敬了礼,把盒子交给了单奕辰,行礼走了。

    一看就是军队里的人,纪临嘉也没问,单奕辰提着东西讨好道:“临嘉,你饿了吧?我早叫了饭,咱们快点吃饭吧。”

    纪临嘉点头,两人又进去了。

    顾晗站在纪临嘉医馆侧面那幢楼的三楼上,从窗户处将下边的情况看了个清楚,见着两人甜蜜蜜的进去,被压制了一|夜的绝望终于汹涌而来,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