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张师傅却制止了小厮的动作, 扶着贾赦,用洋巾子帮他擦了汗, 这才喂了他一点点水:“歇一会再喂点, 慢慢的, 不宜过量。”

    “谢师傅。”贾赦慢慢的缓过来了, 先是行了一礼。他知道这是贾源的亲兵,今后也是他的先生。古人尊师重道,无论如何,他都得把礼做足了。

    就这么一会,就缓过来给他行礼了。这会张师傅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这府里的小公子,哪个不是宝贝蛋,倒是没想到这是个硬骨头,也是好事;“不必多礼, 这功夫练起来,须得日日不缀,望公子不要半途而废才是。”

    “谨遵师傅教诲,赦不敢忘。”

    这边话未说完,那骑射师傅已经等着了。张师傅也不废话,同教骑射的关师傅打了招呼就回屋睡回笼觉了。

    “关师傅有礼。”贾赦认命的向传说中关二爷后代的关师傅行了一个标准的拜师礼。

    关师傅而立之年,留着一把所谓的美须髯,据说每日大半时间都花在这上头。一大半胡子遮住了脸, 完全看不清楚相貌, 只两个铜铃大的眼睛, 看着怪吓人了,这会却哈哈大笑:“咱们不来那些个虚礼,我带你去马棚瞧瞧。”

    “哥儿不可,那马棚是什么地方,哥儿怎能去...去那地方。”声音清脆,却有些胆怯,个子虽高,却不过总角小童。

    看似是壮着胆儿的,贾赦还未发话,关师傅却笑了:“你这小孩,可不兴拦着,老太爷知道了,可得打你板子。”

    那小孩咬咬牙:“奴奉了老太太的话,不可让哥儿劳累太过,更不许哥儿去那些个地方。”

    这小童是管家方大家的孙子,前些天才到他身边伺候,为人算不得机灵,却是个勤快的,因此贾赦对这小孩还挺宽容的:“无妨,老太太和老太爷都不会罚你的。师傅,是弟子的错,请师傅责罚。”

    “哈哈”关师傅似乎很爱笑,闲来无事就笑,那笑声如同京剧老旦,绵长高亢,笑了好一会子才道:“你这小人,心思也多,我罚你做甚,快,走着去。挑一匹你喜欢的小马。”说着,又嘿嘿了两声。

    这声儿可没有前头的洪亮高亢,听着有点猥琐,贾赦思量着。如今他是债多了不愁。因为这会骑射课之后,接下来还有礼,乐,书,数,据说还穿插易,医,以及丹青篆刻。只是这先生还没凑齐,先学着骑射书数这些。

    荣国府贾代善这一代还是鼎盛时期,这府里发了帖子,又供奉优厚,来的先生只怕更多,这地狱模式才刚开始,一眼望不到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时光荏苒,草长莺飞,时间已经过了三月有余。

    “好,好,好”

    场上贾赦骑着小母马,原地连射三箭,两箭正中靶心,引得三位师傅连声叫好。又是一个翻腾,亲身下了马,摸摸马的头,这才由小厮牵了下去。

    “张师傅,向师傅,关师傅,弟子献丑了。”贾赦对着三位师傅行了一礼,微微一笑。经过三个月的训练,今日总算有了些成绩,更不会从马上跌下来了。但愿三个师傅会满意,不然接下来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向师傅与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这回是过了,切记不可懒怠。”

    “是,师傅。”贾赦听到三位师傅的肯定,完全放下心来。

    这会不过辰时,贾赦向三位师傅告辞,回院子沐浴,还得赶下一场。没错。今日是一旬的考核期,光是武师傅就有三位,这会沐浴结束,就要去前院了,那里还有几位先生等着。等到申时,还有最后一门琴艺。

    琴艺先生也不知道贾源是从哪里请来的,说的一口官话,为人甚是雅致,眼看着不过二十出头,下起手来却是最狠不过。

    这会贾赦顾不上墨迹,回到老太太为他新建的东大院,东大院后头还建了个湖心亭,水也是活水,景色精致,今日琴艺考试地点就在那儿。

    在去之前,贾赦又沐浴了一次,换了身衣裳。无他,这位先生最爱洁,丁点不对,就是赏一手板。

    贾赦好汉不吃眼前亏,手脚麻溜的打理好,匆匆赶往湖心亭。步履虽快,却未失了风范。想来这几月学习,还是有点效果的。

    湖心亭八角样式,青年着着一袭湖色长衫,斜倚在石凳上,搭着腿,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也不睁眼,让人猜不出在想什么。

    贾赦到了院子看到的就是这景象,却也不敢打扰了大魔王厉先生,就这么静静站着。

    约摸过了半盏茶,厉先生终于动了,睁开眼,往贾赦身上一撇:“迟了半盏茶功夫,五板子,先记下了。今日就秋风词吧,”

    “是,先生。”许是和古人待久了,贾赦这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也练出来,一般不太大的事儿已经不能牵动他的情绪了。因为他知道,等考完,五板子可能不够。

    果不其然,这厉先生忍耐般的听完半首曲子,哗的一声就站了起来:“匠气,粗苯,成绩不入流。加十五板子。”

    贾赦深吸了口气,乖乖摊开双手,呈了上去。

    打板子的不是别人,还是厉先生,亲自上手,一声声,非常实惠,半点不掺假。

    等打完这二十个手板,厉先生一甩袖子,就这么很有仙气范,高大上的走了。

    徒留那月光在湖面,不,徒留贾赦在湖心亭发呆了好一会儿。

    “少爷,这可怎么向老太太交代。”俏生生的丫鬟,眼泪在眼眶要落不落的,让人看了都心生怜惜。

    “冬青姐姐,药带来了,那就上吧,无碍的。”前世二十几年的成长环境,并不足以让贾赦从容应付古代教育。刚开始那阵,几位先生轮流,屁股,小腿肚,手臂,手掌,能打的地方一个都没放过,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这会算好的了,才二十个手板。

    别看贾赦说的硬气,这会上药都疼的直抽气,可他还不能发出声音。身边的丫鬟都是老太太的眼睛,要是他露出点什么,老太太保管心疼的跟什么似的。让老人去操心他的教育问题,饶是他脸皮再厚也做不出来。

    这边厢贾赦在上药。熟不知这一向不碰头的几位先生都聚齐了。

    贾源并早早赶回家的贾代善俩人坐在主位上。十来位先生分两边坐着。

    并不太大的书房,满满当当的人,却静悄悄的,没人先开口,要不怎么都在贾家混饭吃,连喝茶的姿势都如此一致。

    “咳咳,众位先生受累,不知,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这会还得贾代善带个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