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3.第一百一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贾源一进院子, 赶紧行了家礼。这厢众人礼毕,贾赦磕过头,众人这才落座。

    虽是一家子姻亲, 文武却是有差。按理贾源是国公, 应当不必拘束于此, 奈何孟老太爷致仕前是当朝太师, 还是贾源的大舅子,当年娶妻那会,他可没少被为难,因此这会贾源反倒还像当年毛脚女婿那般放不开手脚。

    倒是贾代善, 虽是从了武职, 却还是受待见的, 因此这会打圆场道:“舅舅还是如往常康健,实乃我们小辈之福。”

    要不怎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贾老太太有一点和他兄弟像的,就是喜欢小辈,因此老太爷哼了一声笑道:“就你,还是如往常那般滑头, 倒是你的儿子, 恩侯?是这个称?”

    “舅爷安康。”贾赦一听点名, 起身俯了一礼。恩侯是出生时皇帝赏的表字,也是皇家的恩德, 在满朝来看, 也算是独一份了。

    “快不必多礼, 过来让舅爷爷瞧瞧你。”凡是老人,多数是爱小孩的,孟老太爷也不例外。说起来,贾赦长的倒更像孟家人,就是贾老太太和孟老太爷,因此贾赦一走进,孟老太爷瞧了又瞧才道:“你倒是养了个好孩子。”

    孟从之无奈了看了老爷子一眼,背着老爷子连连对贾老爷子道恼。无奈,老爷子一辈子就这种脾气。

    倒是贾源光杆,一辈子大舅哥就对他没给过好脸,他都习惯啦。武将嘛就是这份大气,不斤斤计较。倒是盘算起了另外了的心思,因此摸摸鼻子说道:“内兄,你瞧瞧我这孙儿读书如何,嘿嘿。”

    “哼”孟老太爷又傲娇的哼了一声,这才拉着贾赦的手道:“往日都读了些什么?咱们可不能像你爷爷那般,不学无数。”

    贾赦是知道孟家传承的,旁边还有个贾代善虎视眈眈,因此也没在这上边弄假,却也留了个心眼,只说了一半。

    因是家里的缘故,贾赦从未和外人比过,教授他的几位先生也早在事先让贾源用各种手段封了口,因此他并不知道,他已经超越了同龄人很多,除却孟家学渊源的传承,余者与孟家第四代的嫡长孙也堪能较量了。那位嫡长孙已是舞象之年。

    因此这一说倒是引起了孟家父子的注意,读书人自有一道体系,那是外人摸不到的门槛。这会孟家父子连续出了几题,引着贾赦答了,贾赦虽然注意到了,却还是稚嫩些,如何与为官多年的两位老狐狸较量。

    就这些,已经够孟家人初窥门径了,文人相轻,却也爱才。孟衍不禁叫道:“孺子可教。”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贾源等的就是这个。这是他家的麒麟儿,他如何能不骄傲。奈何贾家门第有限,如何与孟家这样的书香世家相比,是贾家误了子孙,只今日这一声,尽够了。余者,待过几年再看罢。

    贾源的无奈,众人不知。倒是孟老太爷隐隐知道,却也不能说破。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又不知道谁,这就是文武的界限,谁也不能越过。孟老太爷再是爱才,却也不得不为自家子孙考虑,因此揭过这茬道:“这孩子是个好的,快把前儿我得那套笔墨拿来。”

    孟老太爷这边散了财,内院就传话过来了。总算把这茬揭过去了。他是知道这儿子,围观多年还是书生意气,怕他一时动了心,后头难善了了。

    只是孟老太爷不知道,有些人,他生来就是要一飞冲天的。

    --------------------------------------------------------------------------------------------------------------------------------

    他穿一件金玉海棠三色金线绣大红箭袖长袍,束着黝黑细丝攒花结长穗宫涤,外罩腥红狐腋绲边斗篷,脚登白底黑色小朝靴,只见他一双羽玉眉搭着桃花眼,面若傅粉,不知听到了什么,只见他唇角微微翘起,随着一众长辈缓缓而来,在柳絮漫天的时节,他轻颌首,仿佛整个院子都鲜活了。

    孟传葆想,他不像孟家人,也不像荣国府的孩子,他像是忽然出现在这时间的。

    “寒天雪地,怎在此站着。”孟衍关切道,他对这个孙子还是喜爱的。

    雪米粒钻进脖子,凉的孟传葆一个激灵道:“曾祖母她们都等急了,本要打发孙儿去前头的。”

    “那便快些罢。”天寒地冻的,没有让客人站在院子的理儿,于是一群人也不多言,移步至正堂后头的院子。

    这会院子收到消息,早早架起十二扇金丝檀木松鹤延年屏风,女眷该避的避了。

    堂中上首右坐的是孟老太太,下首依次是贾老太太,孟家太太的以及孟家奶奶娘家的老太太,余者孟家男丁嫡辈的在左边椅子后头站了好几排,却是静悄悄的,待到贾赦一行人到了门槛,这才有了些许动静。

    孟老太太是孟老太爷的妻,已是古稀之年,去岁秋天生了一场病,方才好些,也是一时糊涂了,一时清醒的。这会贾赦一行人行礼,她谁也不认,一叠声起来拉着贾赦的手就道:“我的乖孙孙,你又跑去哪儿了,总瞧不见人,真是该打。”

    孟家人都知道这是老太太又犯病了,正是一阵尴尬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听孟老太太又说道:“你这坏小子,见天的天南地北的跑,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不过啊,我今儿也不生气。见到你,我就通体舒畅了。”

    趁着孟老太太说话的空档,孟衍解释与众人听了。老年痴呆这真的是没法治,贾赦心里一叹,只得继续单膝跪着,对着老人,他实在没有一点辙,只能细细听着,随着老太太性子。

    见此孟家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老太太倔性上来,任凭谁来解释也没用,劝的恼了,又怕病症加重。孟家人真正是进退两难。

    虽是如此,众人也想辙怎么把老太太拧过来,这时孟老太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对瑞兽羊脂佩,她又对孟传葆招了招手,对着两人道:“来来,今儿个老祖宗有好东西给你们俩兄弟。”

    众人一瞧孟老太太手上的玉佩,顾不得老太太又错了辈分,先是一惊,围屏后头一道高声惊呼,堂上众人倒是醒神,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玉佩粗看尺寸还不到一分半,分雕麒麟和玄武,做工精细,玉质更是相当难得。饶是贾家富贵,贾赦也只在家里见过两件,一件是先皇赏赐老太爷的金银错羊脂宝瓶,一件是老太太九套簪,那是老太太的陪嫁。

    这会瞧着孟家人的摸样,再瞧瞧孟老太爷坐在一旁却不发一言,贾赦猜测,这可能是孟老太太的嫁妆。读书人讲究风度,嫁妆支配夫家不可干涉,因此除去前头围屏后头的失礼,竟不曾有一人出来发话。

    贾赦自然是不能要这东西的,:“老太太,我这儿有玉呢。玉养人,您自个留着可好。”

    堂屋里有些人不知道,贾老太太却是知道的,因此也上前劝道:“好嫂子,他这儿有好的,你把这个给苧儿可好。”

    苧儿是孟传葆的胞妹,和年轻时的孟老太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孟家上下无忧不疼的,因此给了她众人倒也不会说出什么来。

    偏生孟老太太倔性上来了,只道:“你们都瞧着我是糊涂了,我知道”说着,便指着贾赦:“这是你最疼宠不过的孙辈,我今儿一见他,就到这心里了。”

    这会倒是清醒了,孟老太爷也是无奈,却心疼不过老妻,不与她犟,便对着小辈使眼色。

    众人一瞧便知,这是老太爷不许众人吱声,竟要随着老太太的性了。

    贾老太太也是无奈,孟家不比贾家,这东西瞧着就是宫里也没几件,若贾家收了,只怕孟家人心里膈应呢:“您既是晓得,又怎可将如此贵重之物送于他。”

    孟老太太眯着眼,摩挲着贾赦脸盘:“你不知,玉有主,这些个孩子里头,只他和葆儿配得。”说着,就往俩人手里塞。

    贾赦与孟传葆俩人也是左右为难,正不知道怎么办呢,孟老太爷一叹:“都收着吧,莫要辜负了老太太的心意。”

    “哎,这就对了。”孟老太太听的老爷子肯定,笑的竟和孩童一般,让旁人见了一阵心酸。

    即是最高家长发话了,众人再有异议也就罢了。好歹不是全给了出去,想想心里还颇有点小安慰,也是......

    这会孟老太太又清醒了,屋里又热闹了起来,即是正月走亲戚,自然是听戏喝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