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0.攻略痴傻王爷(十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时,殿内的灯光格外朦胧,幽秘而昏暗,但就是这般的一片浓暗之中,藏在暗处的男人还是看见了那一抹雪白,随着那衣裳的掉落,一开始露出的便是那白腻的肩颈,白的惊人,一解开衣带,她的里衣便立马无比顺溜地滑了下来,轻轻巧巧地坠到了地上。

    下意识地,暗中的人便感觉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但双眼仍旧紧紧地粘在那片好似月光一样的白上,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本来嘛,他看自己的娘子还要避讳些什么吗?她从身到心,从头到脚都应该是自己的……

    暗中的人竟然就这般恬不知耻地做好了心理建设,是的,来人正是景琰,宫内的骚乱也是他造成的,就是为了能看珺宁在宫内是否安好。

    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来的这般冲动,但只要一想起白日里的她的笑靥如花,他便完全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诚然,很多情况下他都需要低调行事,乃至装疯卖傻,但他不想他连来看一眼自己明媒正娶的正妃,都要委曲求全,暗自压抑!

    他现在虽然还不甚明白岳珺宁在他心里头的位置,但他却并没有压抑自己想法的念头,想见她,便来了,就是这么简单!

    只是连他也没想到,竟然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要知道就在昨日他就已经看到过岳珺宁光洁如玉的脊背,和现在的触动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景琰的眼神微暗,那头珺宁已经将全身上下的衣裳脱得只剩下一件绣着海棠花样的肚兜了,将头上的簪子一拔,及臀的如瀑长发便瞬间倾泻而下,遮掩住了那晃眼的人一抹白,只剩下高挑而匀称的长腿还留在外头。

    她微微偏了偏头,看向映月和凝星二人,轻声道,“你们二人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唤你们的。”

    “是,奴婢告退。”两人小丫头立刻听话地退了出去,珺宁却并没有收回偏着的头,嘴角微微勾起,便踏入了半人高的木桶当中,顿时就感觉整个人一阵熨帖,舒适的不能再舒适了,流完了汗,黏腻腻的身子一碰见这温暖舒适的清水,只感觉整个人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她高兴地扬起手,一串水珠便立刻顺着她的指尖飞流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景琰总感觉有一滴调皮的水珠竟然直接就飞到了他的脸上,然后顺着他的脸颊,滑到了他的下颚,再是他的喉结,胸口……一路滑下,就像是一只柔软的手指顺着划下来一般,被划过的地方瞬间便变得滚烫而酥麻,他动了动喉结,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和下颚的位置,愕然发现竟是干的,根本就没什么飞溅过来的小水珠。

    这么想着,景琰便感觉自己的脸颊更红了,眼底的尴尬之色一闪即过,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珺宁将那绵柔的毛巾放在了一旁的木桶上,整个人伏了上去,因为水温还有些偏高,巴掌大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不知是汗珠还是水珠顺着她的嫩藕般的手臂慢慢滑了下来,嫣红的嘴唇微微扬起,闭上眼靠在哪里,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一般。

    看见这样活色生香的一幕,景琰只感觉自己鼻子一热,这突如其来的看望真的是甜蜜的负担,而他也在心里微微有些唾弃这样的自己,但却始终不愿意挪开目光,看着对方那温和而甜美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景琰总感觉自己心头一松,也跟着愉悦起来了。

    黑暗之中,他微微扬起嘴角,正准备离开,突然就听见殿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听到这个声音的珺宁也睁开了眼,面露茫然之色,然后她便看见帮她守着门的映月往里面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王妃娘娘,不好了,外头有一队侍卫军到钟粹宫来了,说是宫内进了贼人,遗失了至宝,现在要搜宫!”

    小丫头的表情格外焦急,恨不得立马就叫珺宁穿好了衣服站到了她的面前,毕竟要是外头的那帮人来势汹汹的,要是一下就闯进来了怎么办?毕竟今天一天她和凝星二人就充分见识到了宫内的捧高踩低,因为靖王殿下是个无实权的傻子,因为她们王妃娘娘的娘家不显,就连她们两个娘娘的贴身侍女出门办事都要看几乎所有人的脸色。

    她们二人本来还不觉得靖王殿下是个傻子有什么问题,毕竟他长得又好,对娘娘也不错,甚至这一辈子都只有娘娘一个正妃,荣华富贵也享之不尽,娘娘的日子可以过得很舒坦,现在看来这痴傻的后头问题不少,要是凝星拦不住那群侍卫军,叫他们直接闯了进来,娘娘可怎么办啊?

    这么想着,粉衣的小宫女差点没把眼泪急出来,立马就将架子上的衣裳拿下来就要往珺宁的身上披去。

    而暗中的景琰眼中瞬间掠过一道厉色,起身便往横梁之上飞去。

    外头的喧闹声更甚了,珺宁也慢慢收起笑容,她早就该明了明渊帝的无耻程度,她立刻从浴桶走了出来,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甚至还披上了一件月白色的披风,快步随着映月走了出去。

    “你们在做什么!”刚出内殿的珺宁便立刻看见一群人往屋内行来,领头的那个更是伸手便拂开了想要阻拦的凝星,抬脚就想要从她身上越过去。

    “放肆!”

    珺宁一把抓起桌上的一只白瓷茶壶,抬手就往一旁人扔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此时的珺宁因为刚刚沐浴完的关系,飞瀑一样的青丝直接就垂在了脑后,上头只松松地插着一根碧玉簪子,鬓角微湿,几缕发丝在她耳前垂了下来,脸颊晕红,也不知道是刚刚蒸的还是现在气的,眼神凌厉而肃穆,缓缓往前走去。

    “到底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就这般明晃晃地闯进本王妃寄居的钟粹宫?还欺辱本王妃的贴身婢女?嗯?难道是觉得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喘气的东西有些碍事了吗?”珺宁直接就走到那黑脸的侍卫统领面前,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居高临下与冷酷。

    而就在这时,跟着她身后的映月立马将摔倒在地上的凝星扶了起来,不住地安慰她,整个人站在珺宁的身后对着那些侍卫军们怒目而视,气得不行。

    “启禀王妃娘娘,卑职这也是职责所在,不放过一丝可能,毕竟那贼人盗走的可是陛下无比重要的宝物,要是陛下降下罪来,卑职可真的万死都难辞其咎了,请娘娘宽恕卑职此次的冒犯了!”黑脸统领虽是一脸谦卑,但眼底的轻慢珺宁可不会轻易放过。

    她轻笑了一声,往一旁的椅子走去,轻轻松松地坐了下来,把玩着自己没有染过任何丹蔻的手指,甚至都没抬头看向那统领,“那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宽恕你?”

    “王妃娘娘,此贼人可能还与之前的坤玄宫大火有关,您难不成真的想要包庇于他?亦或者……”亦或者你本就与他相勾结,所以才这般帮他隐瞒!

    对方恶意的猜测并没有诉诸于口,但其话里的未尽之意还是带着满满的威胁。

    不管珺宁承认与否,她之前那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就很可疑,要是被人告到了明渊帝那里,再加上她之前的嫌疑,恐怕真的会数罪同罚,别说靖王妃的头衔了,恐怕就连岳家都要被她连累。

    珺宁几乎瞬间便听出了他话里的威胁,抬头便看了一眼面前的侍卫统领,眼中带了些审视之色,轻笑了声。

    “本王妃为何要包庇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只是这后宫之中你都搜遍了吗?现在仅剩下我这个钟粹宫了吗?哎,你小心点说话哦,这么显眼的事情,我明天只需询问两个宫女便能知晓得一清二楚!”珺宁微笑着说道。

    闻言,原本还想随意糊弄的黑脸统领,眼中恼怒一闪即过,但还是恭敬地拱了拱手,“只因之前那贼人偷盗宝物的地点距离钟粹宫特别近,所以我们自然……”

    “哎,等下,他刚偷完东西就留在原地等你来抓,那贼人还真是善解人意啊!”珺宁一脸嘲讽。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卑职也是为了王妃娘娘您的安全着想,一旦我们搜完了这里发现没有没有贼人的踪迹,我们自然……”黑脸统领强压着怒气这般回道,不过是一个痴傻王爷的妃子罢了,住进了这钟粹宫还真以为自己成了贵妃了?

    “呵,知道本王妃的夫君是谁吗?”珺宁突然风马牛不相及地提了一句。

    “自然是靖王殿下……”

    “哦,原来你也知道我的夫君是当朝的靖王殿下。”珺宁作恍然大悟状,随即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我的夫君是靖王,而非皇上。我住在这皇宫之内,便是以客人的身份住了下来,只要十一皇子的事情一日未有定论,我便一日是这皇宫的客人,而今日我可算是大开眼界了,原来这便是宫中的待客规矩!”

    珺宁一声冷笑,一拍桌子,便站了起来,“当然若是你想搜我也是没有那个能力阻拦的,轻便吧!”

    说着珺宁甚至都没再看他一眼,便预备往内殿走去。

    “弟妹何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啊?”一声清朗的声音在珺宁的身后响起。

    刚迈了两步的珺宁眼底掠过一抹了然,果然出来了吗?

    “参加陛下!”侍卫军们整齐划一地跪了下来,齐声喊道,映月和凝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