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9.攻略痴傻王爷(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着这样盛怒无状的明渊帝,珺宁双眼微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剧情当中将阮玉竹和他之间的感情描述的那么美好,那么令人向往,珺宁都始终觉得那其中包含着满满的违和感,那一个个枉死的小皇子横亘在两人之间,珺宁就不信任何一个母亲在夭亡了那么多孩子之后,还能毫无芥蒂地与明渊帝如胶似漆,毕竟其中有好几个小皇子的死因都非常可疑。

    本来只是为名利为地位的,后宫便已经暗潮涌动,现在又掺杂了最复杂的爱情。爱这种东西从来是自私的,排外的,不管剧情再怎么美化,再怎么渲染,三个人以上的“伟大”爱情都是不存在的,娥皇女英这种事情顶多也就出现在传说之中,私底下的妒忌与辛酸、痛苦,那都是不为外人道也的。

    而最后阮玉竹竟还能和明渊帝好好地在一起,只能说明要不就是那个女人另有所图,要不就是她认命妥协了,那剧情最后的部分,阮玉竹那并没有多深芥蒂的模样,让珺宁甚至有些怀疑之前死去的那几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她亲生?

    其实这个假设一旦成立的话,珺宁便觉得很多事情都能解释的通了。只有阮玉竹并非是那些夭亡的孩子们的亲生母亲,她才能那么轻轻巧巧地越过这一篇,与明渊帝,并一众妃子快快乐乐地在一起……

    如果这个假设为真,那么这个所谓的十一皇子的死,背后大有动作!

    在明渊帝的问话问完之后,电光火石之间,珺宁便想到了这种种的可能。

    她抬起头来看向坐在上首的明渊帝,却发现对方的眼中竟只有震怒,而无丝毫悲伤之色,她心下立时大定。

    “陛下,可否告知妾身下这样诊断的是太医院的哪位太医?”

    珺宁这样条理清晰地问道,并没有被明渊帝那副快要吃人的模样吓到,双眼注视着明渊帝,眼底全是坦荡与无畏。

    在他身后,景琰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地上已经开始布满尸斑的十一皇子小小的身子,眼中掠过一丝暗色。

    “放肆!”

    谁知明渊帝还未开口,站在他身边的小太监已经先跳了出来,“岳氏珺宁,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还需要陛下向你交代些什么东西吗?有了太医院的诊断,更有众多宫女太监亲眼看见你亲手将十一皇子殿下掼到了地上,现在十一皇子夭亡了,你还不快快俯首认罪,竟然在此叫嚣?到底谁给你的胆子?”

    说话之人,竟然又是那个与自己有恩怨的小太监,之前他进门的时候,珺宁特意留意了下他的名字,好似叫什么安福荣,又是福又是荣这么个命薄的小太监不知道能不能压得住!

    珺宁的眼中掠过一丝冷光,看着对方露出的得色与兴奋,蠢货罢了!

    “即便是要上刑场的犯人也有申辩的机会,也得有个审讯签字画押的过程,此事事关十一皇子,本王妃又有重大的嫌疑,自然想要询问个清楚。”珺宁冷静地回答。

    “呵,现在人证物证确凿无误,你休想抵赖!皇上,我看这靖王妃根本就不受辖制,奴才以为,应该立刻将她提交大理寺,严刑逼供,她才会认罪,唯有这样才能抚慰十一皇子的在天之灵!”说着,安福荣还伸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连声音都带了些哽咽,煽风点火的技能几乎到了满级。

    之前珺宁还以为他是个蠢货,现在看来,他的技能全点在了演技这一门上了,难怪可以混到明渊帝身边的近侍位置。

    听完了他用心险恶的话之后,就连一向痴痴傻傻什么都不太懂的景琰都立马站到了珺宁的面前,“不要,不要抓景琰的娘子,景琰就这一个娘子,不要,二哥你不要抓宁宁,呜呜……娘子……”

    说着景琰便转头朝珺宁看了过来,一下就将他抱进了自己的话怀中,用自己宽大的衣袖将她整个人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外人就只看见她的一双脚外加露在外头的发饰,周围的宫女太监们下意识地就要被面前这两人的姿势逗笑了,靖王可真是个活宝!但念及上首神情冷寒的明渊帝,每个人都立马垂下了头,噤若寒蝉地站在原地,能进这座大殿的基本都有点脑子,谁也不敢在这个时间点去触皇帝的霉头。

    十一皇子的死,阮昭仪的病外加太后娘娘到现在还昏迷着,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一个人敢行差踏错一步。

    是的,阮昭仪在清晨发现十一皇子的尸体之后便立刻因为悲伤过度而病倒了,现在还在床榻之上躺着,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而太后娘娘也万幸被太医院的那些老家伙们用千年的人参给救了回来,只是听说脸好像全都烧毁了,浑身上下都怕人的很,即便能活下来,想来也是生不如死!

    哎,谁能猜到当天晚上坤玄宫竟然突然就生了大火呢?那些宫女太监们就像是全都睡死了一样,竟然丝毫没有发现主殿的情况,听说皇上在震怒之下几乎血洗了坤玄宫,而阮昭仪这边也因为有四个宫女太监们因为看顾十一皇子不利,在得知十一皇子死了之后便立刻投缳自尽,想想陛下的血腥手段,在场的小太监小宫女们竟一致认为还是投缳自尽留个全尸比较舒坦。

    就在在场的宫女太监们都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明渊帝突然一声轻笑,几乎殿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只见他先是隐晦地看了那一脸委屈的景琰一眼,随后便眉眼弯弯地望着那个安福荣,朝他招了招手,“你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安福荣下意识地便觉得有些不妙,但皇帝召唤,他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拒绝,不得不硬着头皮跪爬了过去,只爬到明渊帝的脚边,微微抬起头,“陛下……呃!”

    之后的话根本就没说出口,他的脖颈便立刻被明渊帝一下就掐在了手下,白皙而纤长的双手不住地用力,明渊帝根本就没有看着面前的人的垂死挣扎,然后一把就将他扔了出去,直接撞到一侧的柱子,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令人牙酸的骨裂之声,殿内的人抖得更厉害了,毕竟他们在场的基本都是宫内的老人,当初明渊帝暴怒之下,血洗十三王的画面还在脑海之中历历在目。

    毕竟除了那些毫无任何背景与能耐,甚至在先皇在世的时候都没有封王的那些皇子们只是被流放了之外,其余那些与明渊帝争夺皇位的十三位王爷基本上都被他一人杀了,最终竟只剩下一个痴傻懵懂的靖王,记得当初他们看见皇上杀得兴起可是想连靖王也一起屠了的,最后竟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罢了手,想想当时的靖王能在盛怒的陛下手中捡回一条命,也真是万幸!

    现在的陛下竟又有了一种当初的决绝与震怒,一想到这儿,几乎在场的所有宫女太监们都感觉自己腿一软,差点没就地跪了下去。

    而重重撞到了柱子上,又摔了下来的安福荣则在摔下的瞬间便立刻吐出一大滩带着肉块的血迹,生死不知地昏迷了过去。

    几乎没有一个人在意过他的生死,整个明轩宫的正殿之中鸦雀无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一丝一毫……

    举手间便杀了个人,明渊帝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波动,隔着薄凉的空气与正前方的景琰,眼神对到了一起,一人戏谑残忍,一人不为所动。

    就像是多年之前的血流成河的乾清殿上,屋内唯剩的两个站立的人,站在对方的眼前的眼神一样。

    所有的一切从那时候,不,或许都更早的时候便开始了,现在才刚刚要进入□□部分……

    他拭目以待。

    明渊帝与景琰在心中同时这般叹道。

    此时,大楚的皇宫之上,朝阳正在缓缓地升起,带给人们一种暖洋洋的意味,清晨的日光并不浓烈,树枝之上的晶莹露珠在碧绿的叶上滚了两下,便坠落到了地上。

    而听见了这一巨大响声的珺宁立刻从景琰的怀中钻了出来,看着躺在地上连胸口的起伏都快要看不见的安福荣,脑中回想的却是刚刚他的趾高气扬与嚣张跋扈,她默了默。

    “弟妹,如果你想申辩,尽管说,毕竟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的十一!”明渊帝的声音掷地有声,抬手就唤了一个手脚发软、脸色发白的小太监去偏殿将刚刚诊断的钟太医叫了过来。

    小太监忙不迭地连爬带跑地冲了出去,几乎只过了半刻钟,一个须发花白的身穿一身太医服的老头便被他带了过来。

    “这位便是太医院的院判钟德本,弟妹你若是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他!钟院判的本事我一直都很仰仗,这位是靖王妃娘娘,她现在有几点疑问想要请你解答,希望你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若是有一丝弄虚作假的地方,呵……”

    明渊帝接下来的话根本就没有说了,想来要是珺宁推翻了之前那个钟院判的断言,这位老头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听懂了明渊帝话中的未尽意思,珺宁心下一凛,就连那花白头发的钟德本也是浑身一颤,“老臣领旨。”

    随后看向珺宁的方向,一副请她赐教的架势,虽然面上看上去是恭敬而尊重的,但眼底的轻蔑与骄矜却是骗不了人的。

    见状,珺宁就在心头微微叹了口气,起身便松开了景琰的手,转头对他笑了笑,似有安抚之意。

    人便已经走到了那早已死去多时的十一皇子跟前,不管那背后的故事到底如何,那些人的博弈又是谁胜谁败,这个孩子始终都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他还那么小,听说今年才刚满五岁,也不过刚学会调皮的年纪……

    珺宁闭了闭双眼,蹲下身来,解开他身上的衣裳,看了看他的身体,又掀了掀他的眼皮和嘴唇,冷然的话语在整个大殿之中响起,“我观十一皇子全身的上下的尸斑早已融合成大片了,尸僵更是在全身出现,晶体微微有些浑浊,嘴唇也开始皱缩了,其夭亡的时间也是两个半时辰到三个时辰之前,也就是昨晚的子时时分,当时的我正处在坤玄宫里头,和所有的宫妃都在一起,所以我应当没有作案的时间……”

    说着珺宁根本无视了那好似想要辩驳什么的钟德本,继续抬起十一皇子的后脑勺,伸手摸了摸,又按了按,眼中一黯,“当初我将十一皇子从手中不小心摔下的时候,他是正面着得地,当时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可以作证,而现今我却发现十一皇子的后脑脑骨已全部粉碎,想必这才是引起他出血死亡的伤口,而他死的时候,我又有不在场的证明,所以十一皇子的死应该与我毫无干系……”

    珺宁的表情格外冷静自持,几乎每一句每一词都条理清晰,更有着强大的证据来支撑,整个人蹲在十一皇子前,在朝晖之中,莫名地整个人竟都有些发起光来,唬得之前的还抖抖索索的小宫女太监们一愣一愣的,各个抬起头来哑然地望着她。

    景琰的眼中也掠过一丝好奇,随即便转作了深深的自豪与欢喜,这是他的珺宁。

    而坐在上首的明渊帝的眼中也掠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眼底的势在必得却更甚了,放在椅子上的手下意识地揉搓了下。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站在门边的那个姓钟的院判已经彻底地跳起脚来了,指着珺宁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一派胡言,你是如何得知十一皇子是昨日子时夭亡的?什么尸僵、晶体的?还有什么不在场证明!都是胡言乱语,这十一皇子分明就是昨日被你摔过之后,回到宫内没多久便已经夭亡了,后脑上的伤口便是你的摔打造成的,你休要否认!”

    看着这老头一脸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我不听我不听的姿态,珺宁立刻便皱紧了眉头,“尸斑尸僵之事,你只要仔细观察之下便会立刻知道,至于伤口之事,自然也需要找当日的证人们验证,我只是说出我知道的事情罢了……”

    “呵,你一个深闺少女如何得知这些仵作的事情的?定是你信口胡诌而来的,竟还敢在这与我争论,实在是笑话!”钟院判一甩衣袖,一副竖子不与同谋的架势。

    珺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此事自是我在一本孤本上看见的,那本书好似叫做《洗冤录集》,不信的话你自可以去寻那孤本,只因我的那本早已不小心遗失,你可能要费点功夫,还有这些事情只要你细心观察一番便会立刻得知我所说是真是假!”

    见珺宁一副言之凿凿的架势,那钟德本的眼中瞬间掠过了一丝惊疑不定,他的确是有心去实验一番,但此时自己一旦松了口,便是承认这靖王妃所说据是事实,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