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神霄玉清府中,辛回扯着南极长生大帝的袖子,一个劲儿地抹眼泪,一边忙着掉泪珠子,一边嘴巴还不得闲地控诉道,

    “帝君啊,当初你命我接这司命星君的差使的时候,可没说还要下凡历劫的啊... ...”

    玉清扒拉开辛回挂在自己袖子上的手,痛心疾首地看了一眼袖子上的鼻涕眼泪,苦着脸劝道,

    “谁叫你得罪的是玉虚那个坏脾性儿的神仙,此番本君也帮你不能了,本君好说歹说磨了半晌的嘴皮子,那厮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不过你也不必怕,你只需下凡改一改玉虚在凡世的命格,待他气性下去了,你便能重返天宫了。”

    辛回哭得正起劲儿,却也抽了个空听了一听玉清的话,拣了句重要的问道,

    “可紫薇帝君在凡世之时经过了百世轮回,若待我把这百世的命格都改了过来,怕是天府宫的桌子凳子都成了精了。”

    玉清默默将又被辛回扯过去擦鼻涕的袖子拯救回来,努力严肃道,

    “胡说,你看我也活了这数十万岁了,神霄玉府中的桌子椅子不也没成精么?况且旨意虽是这么说的,你也用不着跟着去百世轮回的,待意思意思过个几世,便也算罚完了,玉虚出了气,你便也能回来了。”

    辛回演了半日的苦情戏,见没有转圜的余地,最后还是认命地回第一天府宫,翻找往年她写过的紫薇大帝在凡间时的命格簿子去了。

    这第一天府宫原本是司命星君的府邸,只是辛回从未见过司命,听说司命星君已经离家出走了两千多年了,两千年前,自己飞升三十三重天,南极长生大帝正因司命走了,无人写命格簿子而焦头烂额,正巧便从凡间飞升上来一个冤大头,这个冤大头便是辛回了。

    说来也奇怪,辛回自化形始,便不能感七情六欲,在凡间时,倒是见过不少人间七苦,自己虽不能感受,但依着样画葫芦还是能做的,于是从此以后,命格簿子的文风便转向了狗血虐心的不归路,天下人的命运便一起走向了悲剧。

    在这两千年来,阴间地府的阎君很苦恼,因为凡间自戕自尽的人直线上升,每日都有熬夜也写不完的报告;鬼差也很苦恼,天天加班引魂,休个假还能听到整个地府悲惨的鬼哭狼嚎;众神仙也很苦恼,原本没事还能下凡历个劫增加点生活乐趣,现在谁还敢下凡,所以众神仙闲得很苦恼。

    但是不管是谁,都比不上北极紫薇玉虚帝君的苦恼,玉虚在两千年前自请下凡感人生七苦,直至轮回百世,方会重返天宫,于是玉虚他就这样被坑了一百世。

    这一百世来,一世比一世凄惨,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七苦是实打实的苦不说,鳏寡孤独残更是一样不落,玉虚的每一世都这样享受了辛回送的人生悲惨大礼包。

    听说玉虚回紫薇垣的第一件事便是问,

    “如今第一天府宫写命格簿子的神仙是哪个?”

    然后辛回便得了玉帝一道下凡感受人生的旨意,且要去的是玉虚所在的每一世,还说明务必让凡世的玉虚悲惨的结局改变,还他每一世一个圆满。

    辛回一接到旨意便跑到神霄玉清府找玉清哭诉去了,然而并没有什么鬼用,辛回在心中暗自忖度了一下,然后绝望了,中天北极紫薇大帝,上统诸星,中御万法,下治酆都,乃诸天星宿之主也,玉帝也要看他三分脸色,更何况自己一个小仙吏。

    辛回站在轮回台上时,玉清正抱着一大摞命格簿子挑挑拣拣,挑来拣去发现每一本命格都挺悲惨的,拯救起来都挺棘手的,便随便挑了一卷道,

    “要不便这卷了罢,瞧着还不错。”

    辛回不知他说的不错是怎么个不错,反正自己瞧着都挺绝望的,便也随便了。

    这轮回台是用来去往过往的凡世的,从这里走,只需要用命格簿子催动阵法,便能到命格簿子中所编写的那一世,且到了那一世,是个什么时候,又是个什么身份,便看自己的运气了,玉清从紫薇垣采了一朵玉兰让辛回带在身上,这样回到那一世了总归是不会同玉虚毫无干系的人。

    玉清催动阵法前说道,

    “进了轮回台,你便能感你所宿之主的情感,你不是总抱怨不能感七情六欲么?此番正好去感受感受,爱恨情仇、贪嗔痴怒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临走前,辛回看了一眼这三十三重天,咬牙便跳下了轮回台。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最后那一瞬,她似乎瞧见了一袭紫色在祥云后闪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