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8.陈年白骨(二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宁如寄顿时眉头微拧:“这些,都是王大夫留下的?”

    林大夫点点头:“是啊,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

    “我是说,这些账册确实是王大夫的?”宁如寄的声音冷了一分,干脆捅破了说,“过去这些年,当初的账册,为何还这样新?”

    林大夫似是这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恍然道:“哦,大人是说这些账册是新的啊,没错,这些账册都是我后来重新抄过的,自然是新的了!”

    “你重新抄过?那旧账册呢?”

    “那些旧账册,实在是破的无法再看了,我这才抄了新的。”林大夫不好意思地一笑,“不瞒大人说,小人虽然开了这间医馆,每月进账还算不错,可到底是养着一家老小,还有个病人要吃药,手上自然不富余……那些用不着的字纸啊,我都没舍得扔,而是当柴火烧掉了,大人也知道,如今这一捆柴的价钱也不少,能省一点是一点……”

    宁如寄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蒋奇等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那边的林大夫却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不过小的抄写的时候十分认真,小的能保证,这些账册上的东西绝无差错,大人要想看,尽管拿去看……”

    “罢了,不用看了。”宁如寄说罢,仍旧拿了记载着常二之事的账册拿在手里,转身走了出去,众人便一起跟着出了门,林大夫将他们送走之后,这才转回屋内,面带微笑,将那些账册一一收起。

    “这老狐狸!”卫甄一面走,一面生气,“这下可再怎么证明这账册有问题?要不,咱们再去查查这账册上的其他人,说不定能有线索?”

    宁如寄还没说话,蒋奇先接口道:“大人是怀疑他改了账册上的东西?”

    这会儿他倒没有了刚才的酒意,话说得清晰利索。

    “这账册上所记的常二行踪,与童瑞所说不符——”宁如寄点点头,指了指童瑞,“他就是常二的徒弟,他说当年案发时,常二曾卧床半月。”

    “但这账册上却说,常二只病了三天,因此,这账册倒是可以当做他有时间杀人的证据了?”蒋奇挑眉。

    “蒋捕快觉得,这账册没有问题,是真的?”

    蒋奇摇头而笑:“不,我跟宁小官一样,也觉得这账册是假的。”

    “为何?”

    “小的敢问宁小官,您又是为何觉得这账册是假的?”

    宁如寄面沉如水:“因为来之前,特使大人在云阳县衙翻看卷宗,发现此案颇多疑点,复查之时又阻碍重重——但蒋捕快又是如何觉得的?”

    “我可不知道这背后还有这么多的事,我凭的就是两个字——感觉。”蒋奇嘿嘿一笑,“哎呀,眼看这天色不早了,也查不出什么,不如小的送大人回客栈去罢?”

    宁如寄微微一哼,当先往前走去。三人回到客栈,蒋奇径直离开了,童瑞上前敲门,韦秀娘果然没睡,很快就来开了门。

    “倒真如宁小官说的,这么快就回来了!”韦秀娘一面关门一面道。

    宁如寄回头一瞥,见大门不远处放着一只木盆,里面盛着热水,想来是韦秀娘刚刚烧了热水要往屋里端。瞧着这木盆,她忽然想起了前一晚韦秀娘与她说起的,有关她奇特脚趾的事。瞧着韦秀娘仍略带微笑的脸颊,宁如寄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

    但韦秀娘眼睛活,立时看出了宁如寄的异常:“宁小官,可是有话要跟我说?”

    宁如寄一笑:“是啊,正是有事想问掌柜的,不过不是什么要紧事,今天天晚了,明日再说也不迟。”

    “说的也是呢,小官人们跑了一天了,是该早早休息,这不我刚好烧了热水,这就去打来,给小官人们送到房里去!”韦秀娘说着,走去准备拿门栓,童瑞见状便抢上去:

    “我替你插门罢!”

    “哎,那就谢谢童大哥了。”韦秀娘瞧瞧他,笑了一笑,转身往厨房去了。

    童瑞栓好了门,这才回了一句:“谢什么谢,应该的……”

    但韦秀娘的人早已进到厨房里面去了,没听见。

    见宁如寄仍在那里站着不动,卫甄不由拉了她一把:“走吧,想什么呢?”

    宁如寄抿抿嘴,转向童瑞道:“我想问问之前你说的,那个年轻死者的脚趾的事。”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