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第六章 闹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沈观,你怎么在这里?”带着几分骄横的声音响起。

    不用认真看人,沈观也知道这么有特色的女声是谁了。

    不错,堵住沈观去路的人又是方令萱。

    沈观心中着实无奈,这妹子怎么老是一个套路呢。

    他不好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但也不想和对方继续纠缠。

    大门口的,人来人往什么的,这种行为着实有伤风化。

    沈观一本正经的想,然后开口淡淡的回了一句,“来这里你除了吃和睡还能做什么。”说完不欲与萱妹子纠缠,侧过身绕过她准备离开。

    “等等,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见到家里人也不打声招呼!”她叫挡住沈观的脚步,目光不经意的落在手中抓住的车钥匙,眼神变得狐疑无比,“三哥的钥匙怎么会在你哪里?”

    她犹如看小偷一样的眼神看得沈观心中无语,这上句话还说是家里人,下句话就跟翻脸不认了,啧……萱妹子说客套话的功夫不到家,这是自打脸啊。

    “他给的。”沈观顿了顿,语气幽幽地提醒了一句,“你溜出来的时间不早了吧,该回去了。”

    听到他这句话,方令萱浑身一僵。

    没错,她就是从家里溜出来的。自从方清逸向方老提起她的事情之后,方老就让她沉下心来学习一个月的规矩。

    她又是喜欢在外面玩乐的人。别说是一个月了,就是才过了半个月闷在家里,方令萱都快要疯了。

    这几天方老一直在准备兽魂觉醒的事情,整个方家上下都因为这事情忙了起来。

    方令萱就是趁着这个时机,偷偷溜出来的。看门的下人当然知道这事情,不过方令萱也不是一次两次做这种事情了,人家又受方老的宠爱,睁只眼闭只眼也就放过了。

    方令萱知道方老的脾气,又臭又硬!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偷溜出来的事情,那才是真正的遭

    殃了!

    她转了转眼珠子,想起沈观的话,猜到方清逸很可能就在这里,心里就忍不住有点儿慌,也没有心思抓着沈观不放了。

    “令萱,我刚帮你问过了,MG店里的员工说你想要的款式已经到了。”

    “谢谢你,司蓉。”见到自己的朋友从外面走了进来,方令萱心中一喜,“司蓉,我看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回家?”司蓉秀丽的脸上出现疑惑不解的神色,“你刚才不是还说要在这里玩一会儿吗?”

    方令萱咬了咬唇,小声的说,“我三哥好像在这里。”

    “别怕,你跟我一起没事的。”司蓉想了想,又凑过去说了几句话。

    方令萱听着她的安慰,慢慢地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刚想和司蓉说句感谢的话,只见自己的朋友忽然面露惊恐,身体向后倒去。

    随之响起的,还有一声怒骂。

    “你这臭娘们,长没长眼睛!”

    沈观反射性的接住向自己到来的不明物体(……),在看到自己怀中双目紧闭,花容失色的妹子后,吓得差点儿没把对方再丢出去。

    萱妹子一向眼高于顶,身份低的人她还看不上。看她对那妹子的模样,这妹子的来头一定不小。

    人是大小姐呢,万一丢出去就坏了= =

    还好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洪荒之力,沈观愉快的为自己的反应点了个赞。

    “……这位女同志,你没事情吧?”沈观轻咳一声,问道。温香软玉在怀,沈观却一点儿都没有感受到幸福,反而是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了起来。

    听到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司蓉缓缓睁开眼睛,一眼就望进了对方那双灰蓝色的深邃双眼,然后是对方高挺的鼻子,淡色的薄唇。

    一瞬间,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花开放的声音。

    就连女同志这个有点儿奇怪的称呼,也都被她抛在了脑后。

    “我、我没事。”她讷讷的说道。

    “那……你可以放开我的袖子吗?”沈观缓缓地说道,看着自己被抓成一团褶起的衣服,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司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无意识之中牢牢攥住了对方的袖子,她脸不禁红了起来,急忙放开了手,低声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蓉蓉,你没事吧?”方令萱挤开沈观上前,急忙问道。

    沈观挑了挑眉,理了理自己的袖子,转身向外走去。

    她的目光停留在沈观的背影,听见方令萱的话,回过神来,笑了笑,“我没事。”

    “她没事,老子可是大大的有事!”一个充满不爽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了起来,方令萱和司蓉抬起头,只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正瞪着两人,眼里充满了怒火。

    方令萱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显出嫌恶的神色,拉着身边的司蓉就往里走。

    “等等,撞了人还想走,这天底下哪里还有这种道理!”中年男人大声的囔囔了起来,伸手抓住了方令萱的手腕。

    “喂!你是不是有病!是你先撞到我们的好不好!”瞥见对方色迷迷的眼神,方令萱厌恶的想甩开对方的手,两只手却被牢牢抓住,对方还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摸她的脸。

    司蓉在身边急的上火,上前去帮助方令萱,却被中年男人身边的保镖拦住,半步上不得前。

    眼看着对方咸猪手一点点接近了自己,方令萱闭上眼睛,大声尖叫了起来。

    “大姐,你这声音杀伤力也太强了。”在方令萱有些呆滞的目光里,沈观那张英俊得有些欠扁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还伴随着他有些凉凉的语气,“如果你早点儿使出来的话,估计这货早就跑了。”说完,他将那只咸猪手反手一折,在对方的哀嚎之下,一脚踹在对方膝盖的关节上,对方猝不及防,一下子跪在地上。

    “都别闹啊,你们大哥在我手里呐,悠着点。”他对着虎视眈眈看着自己的几个保镖说道,那表情,语气都是淡淡的,看起来却极为的欠揍。

    保镖们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板,中年人正看着沈观,表情可怜巴巴的,仿佛一朵等待别人怜惜的“娇花”。

    “我长得够帅吧?”沈观一脚踩上“娇花”的背,对着中年人一脸憋屈的表情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担心他对自己再下毒手,中年人心中的小人含着泪水,苦着脸点了点头,“您太帅了。”然后又转头对保镖们说,“你们注意一点儿。”胸中积着怒气,心中盘算着各自让对方生不如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