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1.攻略痴傻王爷(十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东西,他何至于如此?

    可惜他那个父皇的心永远都是偏的,永远都是!

    一个傻子也这般如珠如宝地宠着,甚至还加自己的十二金卫全都给了他,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他那些叛主的东西在哪?不仅如此,最重要的还是这半枚漠北军令,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直接直接弄死景琰,而让这半块令牌流了出去,他这个皇帝的椅子怕是也坐不稳了!

    而现在……

    明渊帝站了起来,将那半枚令牌从柱子里头轻轻巧巧地取了出来,再将自己袖中的另外半枚取出,纹丝合缝地合到了一起。

    他要他的命!

    明渊帝眼中掠过一丝残忍,低低地笑了起来。

    屋外,高悬在空中的皎月突然被一片乌云遮住了脸,外头光亮瞬间黯淡了下来,似是意味着某种不详。

    一样的月色,不一样的是人心。

    接下来的日子,十一皇子的死仍没有定论,那个钟院判每日都在忙忙碌碌,可每日遇到明渊帝的询问的时候,却始终推辞还要再行实验一番,而明渊帝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想要追根问底下去,听了他的措辞也任由对方每日每日不停地实验,导致那小小的十一皇子至今也没有入土为安。

    阮玉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听宫人说一直都在生病,似是完全接受不了亲子的夭逝,每日昏昏沉沉,就连宫人们都见不了她几次。

    这种情况下,珺宁也只能跟着一直滞留在了宫中,与景琰虽是新婚夫妻,却在成亲第二日便一直待在了宫中,连岳府的三朝回门都只剩下景琰独自一人前去,这下就连大臣们都开始讨论了起来,但摄于明渊帝的身份也不敢多说,只敢在私下里嘀咕,这明渊帝极有可能是看上了那靖王妃,不然怎会一直将其留在宫中不让她离去,可惜苦的却是靖王那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的新婚妻子便已不属于自己,一个是傻子王爷,一个权势帝皇,基本是个女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听闻明渊帝还特意将那岳珺宁安置在了钟粹宫里,钟粹宫什么地方,那可是先帝最爱的妃子,敏贵妃的居所,就是再往上数几代,基本都是各位先皇们最宠爱的妃子的宫殿,基本上不管是哪一位后宫嫔妃,一旦入住钟粹宫便意味着她离贵妃之位,甚至皇后之位不远了。

    而现在,皇上竟然靖王妃娘娘住到了钟粹宫中,这代表着什么,几乎所有人都产生了丰富的联系与脑补。

    被他们各种猜测的珺宁此时正待着钟粹宫中,百般无聊地看着凝星与映月两个小丫头刺绣,她的确是住进了钟粹宫里不假,但自从那日与明渊帝撕破了脸皮之后珺宁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当然,眼不见心不烦,不见最好。

    可是就连景琰也未曾过来探望过她,联想起之前的亲吻,珺宁瞬间有一种被拔x无情的感觉,她努力挥散掉脑中自己的想法。

    看着外头一碧如洗的天空,天气越来越凉爽了,西山狩猎应该很快就要开始,那是剧情当中的重要转折点,明渊帝的被拉下马,甚至是命悬一线,都在那里,那是景琰距离皇位最接近的一次,也是最危机四伏的一次,毕竟明渊帝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又是男主的身份。景琰虽然小胜,却满带着惨烈,之前先帝留给他的十二金卫到后来死的竟只剩下两人,直至最后二人双分天下,他都没有缓过来。

    所以西山狩猎自己必去,要知道景琰便是在那里遇见了一个浣纱女,若说多喜爱那也没有,但身为救命恩人的她,在景琰心里头占据了不少的分量却是无法磨灭的事实!

    珺宁的心很好,喜欢的人心里头永远便只能有自己一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身、心出轨,是的,任何。

    西山狩猎很快开始了,珺宁还未想好和明渊帝怎么开口要同去,对方便来到了钟粹宫内,告知她,收拾好东西,一同去西山,到时靖王也在。

    多日不见,珺宁发觉那明渊帝的眼神里头好像消融了某些东西,也释放了一些东西,迫人、冷漠、暗藏兴奋与杀戮便是其中所有的内容。

    果然是要见血了吗?

    珺宁低敛眼角,回了句是,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明渊帝仍没有离开,反而一直兴味地望着她。

    “你会是我的。”

    偏执而占有欲极强的话一如当年那个早已骑上神俊大马的小男孩仍旧指着小景琰□□的枣红小马,任性地说道。

    你会是我的,只要我想。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