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Chapter 6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尽办法挽留。

    没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里与他重逢,却在最适合的时候相遇。

    她和他的一生,注定会永远羁绊下去,直到年华老去,彼此白发苍苍。

    理清所有的纠结,陆楠一瞬间变得释然。抬起左手在他脸上晃了一圈,见他还是没点反应,忍不住拿起手机拍照。

    待到中午,厉漠北睡醒过来,一脸慵懒的揉了揉额角,忽然低头吻她。

    “老厉?”陆楠推开他,伸手捏他的脸颊。“没睡醒,还是B市那边又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都没有。”厉漠北安抚的笑了下,又凑过去吻她。

    陆楠安下心,眯起眼忘情回应。

    许久,厉漠北终于放开她,嗓音哑哑的在她耳边笑。“饿了。”

    “流氓。”陆楠红着脸掐他,气息紊乱。“我腿还酸着呢,你就不怕虚死。”

    “想什么呢,我是说肚子饿了。”厉漠北闷笑出声,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厮磨够了才抱着她一块站起来。

    游客暴增,镇子上有名的几家店基本都没空位,两人走了一圈,只好又打道往回走。

    上山的时候,陆楠故意逗他,让他背自己上去。

    “真把你老公当牛使唤啊?”厉漠北调侃一句,身子却缓缓爱下去。“上来。”

    “算了。”陆楠拍拍他的背,一抬脚,自己先跑了。

    厉漠北站直起来,眯着眼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几秒,不疾不徐的迈开长腿。

    反正她也跑不掉。

    在西江待到初四,陆楠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一瞬间从梦境回到现实,吃过早餐便回房收拾行李。

    厉漠北也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看陆楠的眼神愈发灼热。

    许承洲和康茹馨出国前,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澄清的视频,现在都传遍了。家这边已经没有任何人阻拦他们在一起,不过这个消息,暂时还不能告诉她。

    他要给她一个天大惊喜。

    落地B市,两人坐上蒋牧尘的车一起出发回市区。厉漠北全程握着她的手,脸上没有半丝难过。

    陆楠略内伤,但也没说什么。

    回到家门口的巷子里,陆楠下了车,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埋头一直往家走。

    蒋牧尘望着陆楠离开的背影,简直羡慕嫉妒恨,偏过头不明所以的打量厉漠北。“你就不怕适得其反,陆楠的脾气,还没领教够?”

    “还好,你以前那些女朋友似乎比她难搞定多了。”厉漠北勾了勾唇角,偏头瞄他。“尤其是你的小女朋友,你比她大了十岁吧,她看不上你也是正常的。”

    “有你这么做兄弟的么。”蒋牧尘有点郁闷。

    厉漠北禁不住失笑,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调头回去。

    陆楠已经进门了。

    蒋牧尘瞥他一眼,发动车子慢慢倒车出去。

    ——

    陆楠上楼把行李放下,回头看了一眼跟过来的陆桉,无声的冲楼下努了努嘴。

    “我早上跟高中同学唱K去了,不知道什么情况。”陆桉的嗓音压的很低,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我就不下去了,你悠着点,别把爸妈气出病来。”

    陆楠皱眉,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你到底是我哥还是厉漠北他哥。”

    “我在为民除害。”陆桉左躲右闪,避开她砸过来的枕头,闪身回房。

    “胳膊肘子往外拐!”陆楠气不过的骂了一句,整理好情绪,垂头丧气的下楼。

    爸妈都在客厅看电视,陆楠坐过去,垂着脑袋拿了只橘子剥开。

    “他之前来过家里很多次,我跟你妈都以为是你的同事,也没多想。”陆国华喝了口茶,严肃认真的望着她。“爸爸不管你交什么样的男朋友,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站什么位置就看什么风景,手伸的长了,抓住大树固然好,抓到荆棘有你疼的。”

    陆楠把整个橘子塞进嘴里,搓了搓手,嗓音含糊的回话。“你俩要是不同意,我就跟他分手。”

    毫无诚意的口气。

    “我们没这个意思。”陆国华眯了眯眼,烦闷抽烟。“爸爸希望你够优秀,这样才能跟大树比肩,才不会被人瞧低。”

    没这个意思?陆楠听的有些糊涂,仔细琢磨了一阵,狐疑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带他来家里,让你俩好好观察,然后不想我太早结婚?”

    陆楠问完特别的紧张,既希望爸爸点头,又希望爸爸摇头。

    跟厉漠北已经登记的事她没说,陆桉也严守秘密没有透露分毫。可厉漠北真来了,爸妈势必要见许音华和厉永新,如此一来,就是想瞒怕是都瞒不住,还不如直接反对。

    “我跟你爸合计了下,觉得还是让小厉来一趟,我们给你把把关,至于他家那边,不着急见。”汪宜琴随手给了她一只橘子。“谈恋爱又不是一谈就能结婚,你也别太紧张。”

    陆楠松了口气,后背不知何时出了层汗。“那我一会给他打电话。”

    “让他中午来吧,我跟你妈要是满意就留他吃饭,不满意,你自己也仔细考虑考虑。”陆国华说着,弯腰拿起电视遥控,心不在焉的看春晚重播。

    陆楠干笑几声,起身上楼去给厉漠北打电话。刚挂断,窦晗的电话打过来,约她晚上一块出去聚聚。

    问了下都有那些人,得知就她跟叶子,顿时爽快答应下来。把手机揣进外套的口袋,陆楠开门出去,敲了敲陆桉的房门推门入内。

    关上门,陆楠也不进去,而是倚着门板,双手防备环起,眯着眼睨他。“爸妈的态度怎么忽然变了?”

    “初二那天,姓康的父女俩登门道歉,老头子一点好脸色都没给,架子摆的可足了。”陆桉摆弄着桌上的骨骼模型,波澜不兴的语气。“厉漠北那边,要是还出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我坚决不同意你还跟他在一起。”

    “刚才谁说为民除害来着?”陆楠丢给他一对白眼,转身开门出去。

    康茹馨父女俩竟然上门道歉?陆楠抿了抿唇,想起在西江厉漠北打的两个电话,心底的紧张又散了些。

    他沉稳可靠,谈吐有度,举止得体,爸妈应该不会太为难才是。

    下楼经过客厅,听到厨房里传来妈妈剁骨头的声音,陆楠抿了下唇,转头过去帮忙。

    不管留不留厉漠北吃饭,他们都是要吃的。

    系上围裙,陆楠旁敲侧击的问汪宜琴,她对厉漠北印象怎么样。

    “看得出是个不错的孩子,我跟你爸主要是担心他家里。”汪宜琴摇头。“许主任为人不错,但事关自己的儿子,看你肯定会诸多挑剔,妈妈舍不得你受委屈。”

    “我知道……”陆楠烦闷的鼓了鼓腮帮子,沉默下去。

    忙到十一点半,厉漠北来电话,陆楠接通说了句“马上来”,旋即摘掉围裙,快步出去开院门。

    “我给爸妈带了些礼物。”厉漠北往客厅瞄了眼,压低嗓音耳语。“他们什么意见?”

    “留你吃饭算是同意,不留,过了初八我们去办手续。”陆楠耸肩。“我爸很固执,你自己看着办,我帮不上什么忙。”

    “就知道你狠心。”厉漠北佯装不悦。“你是不是想再甩我一次?”

    陆楠默了默,伸手去接他手上的东西。

    厉漠北眼底浮起无奈,只一瞬旋即平复下去,微微扬起唇角。

    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再甩自己一次。

    进客厅坐下,陆楠丢下他不管,自顾回厨房帮妈妈准备午饭。厉漠北好气又好笑,把礼物放到茶几上,客客气气的跟陆国华打招呼。

    “跟陆楠交往多久了?”陆国华对他的印象不差,又跟许老做了几十年的邻居,所以并没摆什么架子。

    “半年。”厉漠北一点都不拘谨,四平八稳的语气。“之前闹过一些矛盾,所以没好意思告知我跟她在交往的事,望伯父见谅。”

    陆国华瞥他一眼,伸手把果盘推过去。“陆楠性子固执,而且脾气也不太好,你若是没有结婚的打算,我是决计不同意你们交往的。”

    “有打算,但是一切要看她怎么想,她说她要考博,我很支持。”厉漠北应对自如。

    “你年纪不小了,你爸妈难道一点都不着急。”陆国华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是看他的眼神变了变。

    厉漠北沉吟片刻,平静的把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

    先登记结婚,如果陆楠不愿意,他也不会勉强她必须走办婚礼这个形式。

    而且婚后他们都在北京定居,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这边,基本不会有婆媳矛盾。就算将来要小孩,也有保姆和月嫂,不可能会麻烦到两边家长。

    把所有他担心的问题讲清楚,厉漠北心想,这顿饭总得留自己吃了吧。谁知陆国华只是点了点头,大手一挥,招呼陆楠送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