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千万年以前,我们北地人的祖先在平原与高山的积雪中,用斧子和铮铮的铁骨开辟属于自己的家园。从让雪原的狼群屈服开始,我们一步步地成为了无法被轻易摧毁的强大族群,让北地战士的赫赫威名,传遍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这血脉中流传下来的坚韧不屈,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在大陆的纷争中存续千年的倚仗。但是——”

    但是这样的坚韧不屈从来不是全部。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北地人也不得不弯下高傲的脊梁,朝命运低头妥协。

    罗伊穿着属于诺德王国君主的白色铠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临近国境线的雪地上。而那个看上去仅有三四岁的小女孩被他裹在黑色的毛皮斗篷中,只探出一双眼睛好奇地张望。

    父亲怀抱中的温暖让赫卡特有些昏昏欲睡,她掸了掸头发上沾着的雪花,用力扯了一下裹住自己的毛皮斗篷:“父亲,放我下来吧。”

    入夜起就下起了大雪,罗伊这样身形高大的北地人,一脚踩下去积雪也要没到小腿,更不用说还是个孩子的赫卡特。但罗伊丝毫没有犹豫地松开赫卡特身上的斗篷,轻轻将她放在了雪地上。

    赫卡特几乎霎时就陷入了雪中,她咯咯笑着,在几乎及腰深的雪中站稳,努力地想跟上父亲的脚步。

    月亮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照亮雪原上缓缓前行的两个身影,而罗伊眯起双眼,终于看见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辆马车。

    罗伊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希望对方依照约定的时间到来,还是期盼他们能够临时爽约,让他不用亲手交出年仅三岁的亲生女儿。

    除了诺德王国的矮种马,大概没有任何一种马匹可以适应这种环境中的长途奔跑,即使是以精锐骑兵著称的纳格兰帝国也无法改变这一点,并未打起旗帜并且遮住了车身上皇家纹章的马车在雪地上缓慢行进,车夫紧张地握紧缰绳,将马车停在罗伊和赫卡特身前。

    “咳、咳!”

    看来是受到了这恶劣天气的侵扰,马车中传来剧烈的咳嗽声,然后,纳格兰帝国现任皇帝,带着一个约莫十岁上下的少年从车厢中走了出来。

    罗伊今年才刚刚三十岁,即使放眼整片大陆,他也算是一个年轻的君主。而他的老朋友,纳格兰帝国皇帝柯尔,比上次见面时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了。罗伊伸手扶了他一把,防止他会一头栽倒在雪地上,他用力拍了拍罗伊的胳膊表示感谢,然后把身边的少年往前推了推:“这是约书亚,侯赛因的弟弟。”

    “我是赫卡特!”赫卡特歪了歪头,思索了一下,“塞勒涅的妹妹。”

    大陆最北的诺德王国和它南边的邻国纳格兰帝国,从人类还没有历史记载开始,就是斗至不死不休的敌人。但诺德王国的现任国王罗伊即位之后,一改前辈们尖锐好斗的执政风格,转而开始潜心发展,纳格兰帝国的掌权者柯尔也生性平和,加上西边正在崛起的诸多新兴国家,两国终于意识到这旷日持久的争斗只会消磨双方的国力,于是欣然握手言和,签订了和平协定。

    双方都没有预料到的变数是柯尔的长子,纳格兰的皇储侯赛因。

    今年已经二十三岁的侯赛因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执政天赋和野心,虽然还只是王子,但如今在纳格兰的臣子与民众们看来,侯赛因才是他们真正的王,柯尔只是一个在王座上虚度时光的庸人而已。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柯尔的权力一步步被侯赛因架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要我一天还坐在王位上,我就要确保诺德与纳格兰之间的和平。我们都没有时间在这些无谓的争斗上浪费时间与精力了,那样只会让塔利斯联盟有机可趁。”柯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了解侯赛因。他也许野心蓬勃,但凡是都讲究名正言顺,不给任何人留下任何话柄,正因为如此我才确定,他不会直接将我赶下皇位的。也正因为他的这种性格,才让我们有了阻止他的方法。”

    一纸和平协定无法完全抹平两国人民心中的情绪,但如果再加上“交换质子”,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阻拦侯赛因的脚步——这样一个在意“名正言顺”的人,怎么会贸然对自己的亲生弟弟所在的国家出兵呢?

    “去吧,约书亚。”柯尔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背,“罗伊先生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不会亏待你的。”

    “我不得不在塞勒涅和赫卡特之间做出了抉择,这是我平生所做出过最无奈的决定。”罗伊蹲下身,揉了揉赫卡特刚刚及肩的浅色金发,“这不代表我在内心深处就放弃了赫卡特,我希望你能够尽你所能帮我照顾好她。”

    罗伊和站在他身边的约书亚久久地伫立在雪地中,目送载了柯尔和赫卡特的马车消失在茫茫的白雪中。

    最后,罗伊揽过身旁少年单薄的肩膀:“好了,孩子,和你过去的生活告别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