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风之谷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

    奥利维亚捧着托盘, 把一堆五颜六色的膏药和溶液往塔里奥斯手里递。

    而被塔里奥斯摁着处理伤口的戴纳叫苦不迭, 药水挨上他的皮肤时,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剥出身体了。他受过许多伤,包括致命伤。但他从未经受过这样的疼痛, 仿佛每一寸筋脉都被撕裂。

    “别上药了, 我自己会疗愈魔法。”他有气无力地举起胳膊来。

    然而塔里奥斯无情驳回了他的提议。

    “得了吧, 你还是趁早放弃自己的惯性思维。”塔里奥斯将木头塞子摁回瓶口。“烧在你脖子上的是苍红之火,不处理的话, 渗入血液里的魔力会摧毁你的回路。”

    “给……”奥利维亚又挑出一个瓶子来,她都有点不忍心递过去了。

    她自己一个人在神域闯荡这么多年,就从来没见过比塔里奥斯更残忍的——两三瓶药水就能搞定的事,这家伙偏偏要用十几种药剂来折磨人。

    对羽族这种寿命较长的族类来说, 魔力回路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维持漫长的生命需要魔力,用一双洁白的羽翼飞翔也需要魔力。如果魔力回路毁掉, 羽族的这一生也就走到终点了。

    所以戴纳低头老老实实地趴着, 抿紧了唇不再说话了。他悄悄地掀起眼帘, 偷偷地瞥着银发少女,又默不作声地思索着初见时小姑娘装傻的样子。

    哪里有什么魔人?又哪里来的古扎拉蒂?

    他眼里的身影, 分明就是他的骨血。

    突然, 从正门闯入的神官打断了他的思绪。

    穿着黑衣的神官浑身都湿透了,他额上不知道是冷汗还是骤降的雨水。但单单看到他苍白的脸色, 戴纳就能明白——又出事了。

    “主君……”神官开口时有些犹疑, 他倒是没忘了在场的还有个身份不明的人。

    “说。”戴纳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半闭着眼睛一副不想听的样子。

    紧跟而来的消息让戴纳瞬间清醒, 他顾不上疼痛了,猛然睁开的湖绿色眼睛里一片惊愕和愤怒。他捂着脖颈坐起来,直直地看着神官。

    ——时钟塔被血洗,迦南的云海森林被火灾吞噬殆尽。

    神官沉默了半晌,还是把剩下的半截话说完了。

    “主君,奥萝拉公主她……”

    踢着一双沾满泥土的鞋子的少女推开门走进来了,她全身都被掩盖在厚重的黑袍下,唯独露出来半张毫无生气的脸。

    她缓缓地抬起手,捏住自己的帽檐,将兜帽掀开了。

    “乌莉丝?”戴纳想起了不久之前在葬礼的冰棺里见过的面孔。

    但这名黑发的少女只是神情呆滞地看着他。

    她说:“父亲。”

    塔里奥斯蓦地睁大了眼睛,他不可置信地回过身。

    奥利维亚低垂着头,她灰色眼睛里的情绪昭然,嘴角上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戴纳无言地任凭少女抱住了自己,他两只手无力地垂在身侧,一点也抬不起来。

    塔里奥斯拉着奥利维亚走出门,他不清楚自己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反正铁定是能把后者的腕骨捏碎的。他在大雨里不躲不闪地淋着,走开了很远之后才停住脚步,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里的怒火。

    他掐着奥利维亚的肩膀,一把将人摁在了山壁上。

    奥利维亚脸上的血色又消散了几分,她痛得冷汗都流出来,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她此时倒是想起来了,自己是个伤患,还是从北望的箭下捡回一条命的那种。

    塔里奥斯的手劲小了几分,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他在大雨里湿透了,衣服皱皱巴巴地贴在身上,狼狈极了。

    他说:“你不想要命了,奥利维亚。”

    “你再不松手,我就真的没命了。”

    她肩膀处的伤口开始渗血,布料被洇出一大片红色。

    塔里奥斯无可奈何地松开手,他很少头疼,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开。

    奥利维亚支撑不住地单膝跪在地上,她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血液逆涌上来,胸口感受到撕裂般地疼痛。她咳着咳着,就从喉咙里喷出了血。

    在远处那个白色的身影进入视野范围内时,塔里奥斯迅速地挡在了前面。

    拜亚的速度不是开玩笑,他顷刻之间就绕过了塔里奥斯,抓着奥利维亚的头发迫使她站起来。他把奥利维亚摔飞出去,而后,他被塔里奥斯勒着脖子拦住了。但他的身形瞬间消散,出现在了奥利维亚眼前,同时落下的光刃擦着她的颈动脉削过。

    “奥利维亚,你是不是觉得我总能由着你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