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风之谷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

    奥利维亚醒来时,感受到喉咙里像是被灼烧过一样的疼痛和干渴。她的眼睛里布满红血丝,刚刚睁开眼就因为针刺般的疼痛难受到要流出眼泪,就连耳朵也不太正常,耳鸣声几乎使她头脑混乱。

    她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感觉了。

    每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痛苦,她都会觉得自己仿佛不在人世。

    奥利维亚迷蒙着眼睛,对着旁边的塔里奥斯偏了偏头,就又一次沉沉地昏睡过去了。

    塔里奥斯叹了口气,他相当无奈地看着奥利维亚。

    说醒就醒,命可真够大的。

    他弯下身子,给小姑娘叠了叠被角,又去找了一条薄被给她压脚。

    他想,是时候该放下对奥利维亚的偏见了——任何人都该尊重这个从死亡之中拼搏挣扎,得以归还神域的灵魂,她无比强大。纵然她已经失去龙的特征和力量,但她坚韧且柔软的灵魂仍是龙。

    而在主君的路途上,位于神域中部的绿林廊谷的郊野正弥漫着幽深晦暗的气息。

    穿过这里的漫漫长流是从奥古斯汀长河中分支出的一股清澈溪水,因为绿林廊谷独特的植被,水一眼看去就是明亮透彻的绿色。这里的一切都因为外人很少到访而保留得完好,气息也往往是湿润温和的。

    但戴纳在绿林廊谷的浅浅溪流中看到了苦苦挣扎的人鱼。

    这种美丽的生灵有着人类的上半身和巨大有力的鱼尾,它们长长的鱼尾是大海中最美的风景。眼前的这条人鱼有着一条银蓝色的尾巴,鳞片映着阳光,偶尔闪现折叠出斑斓的色彩来。

    人鱼生活在迦南之地幽深广袤的蓝色大海中,多年以来从未闯入过别的海域。而这条人鱼不仅仅离开了故居,还进入了内陆的溪流中搁浅在此。

    这必然是有原因的。

    戴纳扛出一把铁锹,将溪底的泥土挖开一个巨大的洞。

    人鱼又一次得以全身浸泡在水中了。

    “你能说话吗?”沾了一身淤泥的主君坐在溪边,一边泡脚一边和人鱼打交道。

    银蓝色的人鱼点了点头,它忽然有些迟疑,又摇了摇头。

    这到底会不会说话?

    “你得回到南海,那里才是你的故居。”戴纳很严肃地伸出手,指着南方说,“如果继续待在内陆,你还会再次搁浅。”

    但人鱼并不听劝,它一头扎进水中,巨大的鱼尾甩了主君一脸水。它逆着溪流的流向,继续向北行进了。

    戴纳:……

    绿林廊谷的溪流中有着浅色的浮沫,戴纳看着从指缝中漏出的水流,表情凝重。这种紫灰色的药粉是时钟塔的学徒都接触过的,他们在中级阶段的药剂学必然会接触到这种污染环境的东西。

    它会使作物迅速成熟,使魔力的流动再生加速。最初它在战场上流行起来,战士们对这种会提升魔力的药物有着巨大的依赖性。魔法师们高价贩售药粉,用它与各国做交易,成为王国的贵宾。

    在那几场动荡了整个神域的战争结束之后,安其罗彻底禁止了魔药在学院之外的地方使用,这个规定一直持续至今。

    神域的这三年太不寻常了。

    小公主被杀害,南方夏季落雪,避世多年的魔人重新出现在神域。神域所有的势力开始浮出水面,将勾心斗角的暗网拿出来割裂土地。就连交情不浅的旧友,都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相互隐瞒。

    更别说精灵重现于世,永暗沦陷,人鱼穿越神域北上。

    戴纳无法将这当做是普通的黑魔法师的手笔,他需要谨慎处理。

    必须在那个昏睡在荷耶格的魔人醒过来搅局之前,把欧尼斯特的事情处理完毕。他总有预感,如果不动作快一些,风之谷会变成另一个永暗之国。

    当那顶缀着孔雀毛的花哨且夸张的帽子进入戴纳的视线中时,主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他怀疑自己进入了一个幻境中,这里尽是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顶着帽子的母鹿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慢悠悠地走过了,在他跟前低下了头。戴纳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它的脑袋。而母鹿仅仅是低头摘走了他脚边那株粉色的药草,飞快地回过神消失在树林中了。

    戴纳确信,那株药草该是只有迦南的云海森林才会生长的全知草。它只在日落之时存活,对神域而言,是最珍奇的药草之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