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永暗21(卷一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

    这把黑色的钥匙鲜少有人见过。

    但聚集在这里的人都听说过,神域的每一块土地都有各自的圣物。

    迦南之地的圣物有着迷惑所有生灵的美丽和会使大地寸寸荒芜的剧毒,光明之国的圣物则是埋藏在地底深处的另一轮太阳,桑格利亚火山群则有着维持土地最后生机的生命之树……

    而永暗的雪之钥拥有着与其名字相反的色彩,它拥有着死亡的颜色,能够使整个雪原陷入与世隔绝的冰壁之中,用寒冷摧毁一切。

    但它也是生之希望,可以消融冰雪,抵挡灾害。

    奥利维亚字字句句都在指责永暗,指责这个充满了欺骗、牺牲与野心的王国。

    礼堂里充满了议论声,多数人都要求永暗对此给予说法。

    戴纳在不远处卷起手掌抵着下巴,显然在思考些什么。

    塔里奥斯站在不远处,他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和拜亚站成一排。对他们而言,屋顶的存在没有意义,这些玩意儿挡不住他们的视线,更不可能阻拦他们绝佳的听力。

    拜亚指着戴纳说:“他还在冷静思考,而不是血洗艾尔索普王族。”

    “所以呢?”塔里奥斯心想,谁不知道戴纳·多希亚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呢。

    拜亚却不再回答他了,丢下的答案像是敷衍:“你都明白。”

    “说话说清楚点行不行?”塔里奥斯有些暴躁,“这都大半天了,你一点信息也没透露出来,能让我明白什……”

    他的声音一点一点小了下去,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神殿的主君看起来总会吃亏,但其实他在人际关系中常常处在主导者的地位。戴纳的冷静头脑很多时候都让人头皮一麻、心生恐惧——他能对着杀死自己女儿的人微笑,甚至委曲求全,背地里却在布置连环局,悄无声息地将对方推进无尽的深渊里。

    而这样一个能看清局面、摆布一切的人,又怎么会意识不到这一点小事呢?

    他怎么会不知道古扎拉蒂是谁呢?就算现在不知道,他早晚也会用他那智慧的脑袋想明白的。

    王族的侍卫张开巨大羽翼从高处飞过,飞在最前面的侍卫手中捧着黑色的纤长木匣。他们从哈希雷默的冻河旁赶来,那条冰河已经由于魔力的催化而开始流动,被埋藏的箭矢也被人取出来了。

    与此同时,靠近礼堂大门的雷提亚迅速地出来了,他接过黑色木匣,将其中的箭矢取出。

    他同时拿起侍卫呈上来的普通长弓,将箭矢搭在上面,对着礼堂之内拉开了弓弦。

    没有用的,雷提亚王子无法使用北望,北望的箭矢在他手上只是普通的箭而已。礼堂里倘若只有主君,他还有搏斗的机会,但主君旁边偏偏还有红龙依格尼亚。

    侍卫们失落地闭上了眼睛,这场角逐的胜负他们已经看得分明。

    但奥利维亚在见到礼堂外的动静的一刻,就倏地睁大了眼睛。她手上汇聚了魔力,快速地朝着乌莉丝手中的灯一捞,携着钥匙冲向了多洛莉丝。

    但人又怎么跑得过弓箭呢?

    破风而来的赤红色箭矢疾飞向多洛莉丝,顷刻间就快要穿透她的头颅。但箭矢在她面前忽然停住了——蓝色的光芒卡在箭之前,卸去了箭矢所有的冲击力。

    多洛莉丝抓住箭矢,将它搭在了神弓北望上。

    这变故惊呆了所有人,戴纳错愕地抬起头,他甚至来不及有什么反应。

    塔里奥斯从高空俯冲而下,他只期望着自己能及时把戴纳提溜到礼堂外面去。

    骤风在礼堂之内汇聚,磅礴的魔力冲击得墙壁倒塌,天窗与屋顶四分五裂。

    原本晴朗的天空被乌云覆盖,翻滚着聚集的云层形成巨大的漩涡,雷电在云间闪灭。赤金色的火光缠绕在多洛莉丝的手臂上,将她的面颊染上一层暖色。风元素躁动着,大风夹杂着雪末呼啸在耳边,空气中凝结出小小的冰花,擦在面颊上溅起鲜血。

    “住手!快住手!我将我的权力都交给您!”贵族们疯狂地呼喊,只希望公主殿下还听得进去。

    轻盈的箭矢脱离魔力形成的弓弦,带着紫色的雷电和绿色的风暴,夹杂着赤红色的怒意,冲向一身黑衣的主君。箭所过之地,皆成荒芜。北望的箭矢将雪原灼烧出巨大的坑道,所过之处带起连番的元素爆炸。

    被这一箭波及的羽族都被迫现出了背后的巨大羽翼,他们的羽翼开始燃烧,赤色的火焰迅速地席卷了他们的全身。他们痛苦地哀嚎着,然后,只能在其中面对死亡。

    2

    奥利维亚在多洛莉丝将箭搭在弓上的时候得到了一点点时间。

    她在箭矢脱弦的那一刻抓住了它,被巨大的力量拖着飞向正在迅速后退的戴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