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序章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昏迷了接近一个月的人醒过来了。

    多希亚家族上上下下都以为这人肯定活不成了,没想到她一直吊着最后一口气不肯死去。家族的年轻人建议给她一个痛快,老家主说既然人活着就没有不救的道理。家族请来了时钟塔的大魔法师来救治这名少女,使用了无数珍贵药剂才使她活过来。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皱着脸试图呕吐,她嘴里苦兮兮的,药剂的残余味道实在不太好。发现她醒过来的青年在她眼前挥舞着手,被她一把拍掉。

    “您现在在光明之都约瑟克,这里是多希亚家族的宅邸。”青年确认了她神志正常,挠着头跟她解释,“无论您之前遭遇了什么,都请您放心,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少女声音嘶哑地重复了一遍:“多希亚家族?”

    “对。”青年认真地点头,忽然有了某种奇妙的预感。

    “羽族?”少女脸上的疑问更重了。

    “您这是什么都不知道吗?”青年挫败地抱住了头,他试图说清楚,“就是羽族最尊贵的家族之一,神殿的主君出身的家族。”

    “主君不是人类吗?”

    青年张了张嘴,讶异地看着她。

    “伊登,闭嘴,你只会越解释越乱。”大魔法师道格拉斯走进来,他说,“她没有羽翼,魔力回路却远比人类强大。如果没猜错的话,她是在西部安里斯汀避世的魔人一族,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点了点头。

    “在多希亚家主到来之前我要向您交代一件事,您不要说错了话。”道格拉斯说,“现任的主君是名为戴纳·多希亚的羽族,而不是安其罗。”

    少女继续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她灰色的眼睛里满是迷茫,显然不明白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

    过了没多久,少女所在的房间来了新的访客。

    推开门人身披赤黑的甲胄,肩上系着红黑两面的飘带。飘带上有着淡金色的龙纹,组成花纹的字符繁杂难认,透露着历史的沉重气息。

    神官侧过身,将身后的人让了进来。

    映入视野的男人身着月白色的礼服,他样貌年轻,如果不是那双湖绿色的眼睛里明显的沧桑感,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年纪。他的面颊轮廓柔和,带着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他旁边则是头发微白的老人,两人的五官是有些相似的。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男人在床边停住了脚步,他勾起一个清浅的笑容。“我是神殿的现任主君,戴纳·多希亚。”

    “古扎拉蒂。”她的声音比刚刚醒来时清晰了一些。

    戴纳追问道:“姓氏呢?”

    “没有姓氏。”古扎拉蒂眨了眨眼睛,才补充道,“安里斯汀只有王族才拥有姓氏。”

    “那你的年龄呢?你看起来还没有成年。”

    “三十二岁,还有四年就成年了。”

    古扎拉蒂是即将进入王族考核的药剂师,在边境附近采药时踏出了结界。顺应安里斯汀多年来的规则,她永远不再有回归的资格。而且事实上,离开结界之后,古扎拉蒂就再也看不到回去的路了。

    她跟随占卜术的指引,向北行走到亚利亚斯山脉,沿着山脉一路东行。

    一路上没有见到任何人,古扎拉蒂饿晕在奥古斯汀河的岸边。她并不记得自己被毒蛇咬到,那大概是她失去意识之后的事情。

    戴纳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他最担心的事就是魔人整个部族离开安里斯汀外迁,一改避世不出的态度,重新踏足到复杂的纠纷中。像古扎拉蒂这样莫名其妙走出安里斯汀的魔人不是没有先例,但在神域局势相对紧张的时候,还是要小心的。

    “古扎拉蒂小姐,在毒素对你的影响完全褪去之前,多希亚家族会收留你。”戴纳在离开之前说,“你最好趁这段时间弄明白神域在这几千年里发生了什么。既然无法回归,那就必须适应外面的环境,要好好活下来。”

    古扎拉蒂瞪着眼睛,怀揣着满肚子的疑问目送主君离开。她只觉得自己好像一觉睡过了上千年,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她挠了挠头,痛得皱起眉毛。她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在脑袋后面打了结,乱糟糟地缠成一团。

    “你对现任的主君有什么看法吗?”白发的老人和蔼地笑着。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生活在他的统辖下的子民,一定会是非常幸福的。”古扎拉蒂回答,“他能够登上主君的位置,就一定有着强大的能力。无论遭遇了怎样的困阻,他总会引导神域走过去的。”

    “对,多希亚家族为他感到骄傲。”老人笑眯眯地弯起眼睛,“他现在遭遇了一生当中最痛苦的事,但他一定会安然地度过难关。”

    古扎拉蒂下意识地问:“什么事?”

    老人轻轻摇头,拒绝回答这个疑问。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